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三章 好基友变成了透明人

  白流星也凝重地答道:“磕头吧,烧纸就免了。”

  唐虞冲他比了个中指,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里头病床上的白流星,悄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电脑也不是三星的,总不能把你炸死了吧。”

  “你没听他们说吗?”白流星一边说,一边带着唐虞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医生说我没有受严重外伤,但大脑好像有一块阴影区,会昏迷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但我其实早就醒了,只不过谁都看不见我,你过来和我说话的时候我还有些惊讶。”

  唐虞瞠目结舌,伸手拍了拍白流星的肩膀,纳闷道:“鬼还能碰着人呢?那不就早挤死了。”

  白流星很是无语,他这个好朋友的脑回路打认识开始就这么清奇,就算发生了这种非自然的事件,他的关注点都和别人不同。

  唐虞又说:“你有没有试试回去,我看美国大片里不都往自己身体上一怼就醒过来了吗?”

  “别了吧。”白流星当然已经尝试过了,但他还是一本正经地对唐虞说道。

  “为什么?”

  白流星一脸严肃:“怕挤死我自己。”

  “去你的。”唐虞白了他一眼。

  路过的一个护士看到唐虞对着墙壁自言自语,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唐虞两眼,唐虞尴尬至极,白流星大发慈悲地对他说:“别在这儿待着了,我们去你家吧。”

  现在白流星遇到这种情况,唐虞进去再看床上的“他”就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唐虞和白流星的家人没有那么熟,虽说无论如何都该对白母赔礼道歉,但唐虞的性格着实并不外向,别看他和白流星插科打诨得很自然,对上别人,他一星期都说不了和白流星一天说的话。

  “呀,”唐虞一惊一乍道,“不都说地缚灵不能离开一个地方吗?”

  “唐虞。”白流星认认真真地转过头,盯着他磨了磨牙,“你信不信我把你打成地缚灵?”

  唐虞衡量了一下,他从认识白流星的第一天起,就知道白流星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而且他也十分清楚,用逃跑来对付一个体育特长生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权衡之下,他用一副严肃的表情谄媚道:“我们还是走吧。”

  白流星这才收起威逼的架势,和唐虞一前一后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唐虞好几次发现有人撞上了白流星,却从白流星身体里穿了过去,心里奇怪极了,也没听过有鬼只能碰到某一个人的故事啊?

  偏偏白流星气定神闲,好像一点也不把这当回事一般,甚至还和唐虞打趣:“我觉得从人中间穿过去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要不是因为唐虞活了十八年都没有什么精神病的征兆,他一定觉得是自己悲伤过度疯了。

  唐虞家里开了一家餐馆,白天的时候父母都在餐馆忙活,家里自然是空无一人。唐虞打开门,白流星被救护车接走时,唐虞手忙脚乱的,自然没顾上把白流星的包拿走,黑色的卡洛斯包就安安静静地靠在玄关的鞋柜和墙壁的夹角里。

  白流星进门看见他的剑包,本来大步流星的步伐一滞,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唐虞关上门时,正好看见白流星的手冲着击剑包伸了出去,半晌,他才试着去捏住那银晃晃的拉链。

  可是他的手指却就那样从拉链上穿了过去。

  唐虞看着白流星紧蹙的眉峰,从门口跳了起来。白流星正凝神看着自己的包,被唐虞大幅度地动作惊得扭过了头看他。

  唐虞大摇大摆地走过去把上头的顶包拉开,攥住月牙盘的手柄把白流星的剑提了起来,一丝光从银闪闪的佩剑截面上流过,在回弯的剑尖上凝成闪亮的一个点。

  白流星正纳闷着,唐虞意气风发地把手往过一递,和他的手搭在了一起。

  白流星没法接触到物品,但是却可以接触到唐虞,他隔着唐虞的手感觉到了佩剑的重量,尽管剑重还不到500克,是他经常在实战中都感觉不到的轻盈,这一刻这轻薄的重量却经由唐虞的手交付给了他。

  他本来觉得唐虞看见他这个样子肯定也很忧虑,根本就没想告诉唐虞自己的烦恼给他增添负担。可当白流星真正面对往日里每天都触碰的佩剑他都无法握住,不得不靠着自己的兄弟来完成一个简单的“接触”的情况时,他鼓足了劲儿摆出的没所谓的神情骤然败下阵来。

  半晌,他才松开唐虞的手,说:“下半年到明年有一场很重要的全国比赛,市选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

  唐虞和他是比亲兄弟还亲的好兄弟,自然清楚白流星有多重视这场比赛,付出了多少心血,他拿着剑的手垂了下来,剑尖点在地上,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有些无措。

  白流星伤感的时间可不多。

  唐虞隐隐觉得有些内疚,白流星此刻昏迷,就算不是他的责任,也很难和他完全划清关系,谁又能确定白流星究竟是因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白流星一看唐虞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一开始不想与唐虞多说也是因为不想让他觉得愧疚。他伸出手在唐虞面前晃了晃,道:“来,我教你耍的那几招你学会了多少?”

  所谓每一个男生都有一个体育梦,而男人间的友情,多半是在一起打游戏,打篮球,踢足球之中得到巩固的,白流星和唐虞也不意外。

  白流星是体育天才,唐虞作为他的朋友,除了一起打电玩,时不时会让白流星教他两手,只是唐虞毕竟不像白流星是以击剑为专业发展,他对击剑的理解也仅限于“能看懂,明白规则”,会几个基本步法,毕竟这项运动,在Z国来说,普及度并不算十分高,而已经普及了的大部分,还被划分在“少年宫教学”的范畴之中。

  真正玩击剑的,反而不是这些“正规”的教学班子,而是分布在各市的籍籍无名的人或者规模不大的俱乐部。

  白流星所在的T市击剑协会算是这些吊儿啷当的协会里的一股清流,当然,也不是说它不存在少年班,而是它的确有一个靠谱的教练,国家退役的运动员,除开普通锻炼身体性质的活动外,还有正儿八经的训练。

  而这一年就更加特殊了,国家组办的第一届击剑国内比赛如火如荼地开展,T市协会一直以来都颇负盛名,自然不会放过。

  其中的翘楚运动员白流星,自懂事以来就以进入国家队为目标,当然不会想放过这一个跳板,这是其一;另外,这个比赛也会引出藏匿在T市的不少高手,晋级省级赛事后,还会和全国的优秀青少年选手对打,这对被誉为天才选手的白流星来说更是极好的拔高机会。因此,他对这一场比赛的重视也是前所未有的,几乎日日都在训练。

  所以眼下,白流星让唐虞在他面前班门弄斧,与其说是想看唐虞有几把刷子,还不如说是他心中不平,手上技痒,却只能看着唐虞耍剑解闷。

  唐虞心里自然是门儿清,因而也不觉得丢脸,抓紧了白流星的佩剑。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1/4/20 6:1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