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四章 替我拿冠军

  唐虞握住方才只是随意攥在手中的剑柄,四指收紧,拇指抵住了月牙盘的另一侧,一抹银亮的光在他扬手的片刻再次顺着他手中钝化的剑刃淌下锋锐的光点。

  他分开双腿与肩同宽,右脚向前一步,远远地将双脚打开了一个直角,抬起了右手,凝神看了一眼手中并不锋利的梯形刀刃,手掌斜朝上方。唐虞平素一直站得笔直,但为了保持最佳的进攻姿势,他不得不微微含胸,配上他那双没精打采的眼睛,活像是没有睡醒。

  白流星站在一旁,神情严肃地看着唐虞的姿势,白流星的习惯是不在别人训练的时候品头论足,在训练结束以后才集中提出对与错,唐虞十分清楚,因而目不斜视。

  他定定地看了一眼剑尖,脚尖往上微微一勾前迈成弓步,剑尖上挑后又向下一劈,动作迅捷,一剑劈完,他弹跳似的退步,恢复了原本的姿势。

  做完一连套最基础的动作,唐虞停了下来,邀功似的看向了白流星。他虽然并不经常参加激烈的体育运动,但他四肢灵活,基础动作一向完成度极高。

  白流星不吝赞赏地冲唐虞点了点头,说:“动作很标准。”

  唐虞嘿嘿一笑,问道:“心情有好一点吗?别担心,你的病一定会好的。”

  “唐虞啊,我有件事和你商量。”白流星忽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凑了过来。

  唐虞立刻警惕起来,白流星这个表情,绝对没有好事。

  白流星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半晌,他忽然笑了一下,收回手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道:“没事。”

  唐虞反而被他激起了好奇心,跳起来嚷道:“白流星,你说话怎么说一半?”

  白流星为人一向直爽,可从来没有这么吞吞吐吐过。

  他难得思忖了一会儿,近乎自嘲地笑了一下,说:“我可能脑子真的有阴影,你不用问了。”

  唐虞也没那么喜欢刨根究底,半信半疑地看了白流星一眼,把他的剑往顶包里放好,拉上了拉链,“对了,你现在能跑能跳,看看能不能坐在什么地方?”

  “不用看了。”白流星大手一挥,“我刚刚就注意过,与其说我是走上来的,还不如说是飘上来的。”

  唐虞噢了一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流星动作也顿了顿,忽然又拍了拍唐虞的肩膀,重新接上了刚才的话题:“唐虞,替我拿冠军。”

  “啥?”唐虞傻眼了,“我拿了那冠军也不是你的啊!”

  白流星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的关注点是不是不太对?”

  唐虞沉思了一会儿,应道:“啊,你脑子出了问题这话你刚刚已经说了。”

  这句话出口的后果就是,唐虞发现自己不但在白流星跑的时候没法不被他打,在白流星飘的时候也躲不过一顿胖揍。

  唐虞从白流星动手的空档里跑了出来,站在楼梯上气喘吁吁。

  “我觉得你一定行。”白流星站在楼梯底下,仰着头看着一个劲儿喘气的唐虞,“如果你不行,也没有人行了。”

  唐虞听到这句话,愣在了楼梯上,连气都忘了喘。

  半晌,他才神情复杂地看着白流星说:“你在开玩笑吧?”

  白流星一双凤眼,极其锐利,他认认真真地盯着唐虞,摇了摇头,那定定的眼神竟然让唐虞产生了几分信服。

  可这信服也只存在了短短几秒钟,凭唐虞的想法之诡谲,都知道击剑选手需要经年累月的训练,而白流星要参加的比赛,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第一场选拔赛在三个月以后就要开始了。

  三个月,开什么玩笑!白流星是运动天才,他唐虞又不是,三个月能入门就不错了!

  “我从来不开这种玩笑。”白流星无奈地看着唐虞的表情,笃定地答道,“我有一种直觉,你一定可以完成我的期望。”

  “直觉?”唐虞瞠目结舌,“这就是你发神经的原因?”

  “别废话。”白流星一扬眉,“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去!”唐虞心里怀疑归怀疑,嘴上却没含糊,一口应了下来。

  唐虞也知道,冠军不是他说拿就拿的,但兄弟的托付,他有做不到的道理,哪儿有不做的道理?

  他应承下来的托付就是一切的源头。

  玉河体育馆八层,所有人都停下了训练,陆教练默许了他们的行为。郑澈把面具摘了下来,一边做热身,一边等着唐虞出来。

  另一边,唐虞穿好了护具,走到走廊里的白流星面前,踌躇了一下,停了下来,有些顾虑地问道:“你说的方法真的可行吗?”

  他倒不是怕丢人,但他的确只了解基本规则,万一在操作中对郑澈造成什么伤害,是会影响郑澈的训练和比赛的。

  白流星靠在走廊里的墙上,说是靠,他实际上是不能接触到墙壁的,他只是做出了靠在墙壁上这个动作而已,对唐虞说:“换好还挺像模像样,放心,按我说的去做。”

  他一边说,一边直了直身子,跟着唐虞一前一后走进了训练室。

  按照白流星的习惯,运动这么严肃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作弊的成分的。但是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在短短几天内提高唐虞的能力,而是让唐虞先被提名为备选参赛选手。

  按照比赛要求,在市选拔赛前三十天,以俱乐部和协会为单位的参赛名单就必须上交,参赛名单不代表最后的参赛成员,包括备选队员。

  而个人选手随时都可以报名,但是需要获得大众C级以上的教练推荐,或者已经通过了去年的资格赛。

  唐虞自然错过了资格赛,也不认识什么教练员,所以,个人选手的路子他完全走不通,而白流星所在的协会就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唐虞和白流星一边往里头走,白流星一边和他说:“要和你打的男生叫郑澈,你应该看得出来,他年纪比你小,好像初中还没毕业,个子矮,臂长短是他的劣势,本来你就要比普通运动员矮一点,但和他做对手,你就不需要考虑这一点了。”

  唐虞点了点头,二人已经走进了训练场,他和郑澈简单地一点头,又友善地笑了笑,把全金属的面罩戴到了头上,检查了一下面罩后连接的头线——因为在佩剑比赛之中,面部是击中的有效部位,所以需要头线,方便计分。

  唐虞其实只是跟着白流星学过几招,根本就没有穿戴过护具,行动其实有些滞涩,但因为他一进门就一副懒洋洋的表情,倒没有人以为他是不会穿戴。

  “郑澈个子虽然小,行动却十分灵活,虽然林檀的剑感和距离感都强过郑澈,但对你来说,郑澈可能更难缠一点。”白流星的声音在唐虞身侧响起,“所以,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陆教练走了过来,唐虞和郑澈在陆教练两边站定,彼此执剑而立,剑尖与颈部同高,教练把口哨咬在了嘴里。

  白流星大步昂扬地走到唐虞身边,语速极快地指挥道:“不要和他抢先,开场就用弓步后撤,手放在左胸前,用剑刃格挡。”

  唐虞觉得自己如同在盲打比赛一般,神情紧张地盯着对面小个子的郑澈,脑子已经完全不会思考了。

  在哨音响起的一瞬间,他本能地依照白流星的指挥,腿部肌肉猛地一紧一个弓步撤后,右手往胸前一拢,“嚓”的一声,是跃步到他头顶的郑澈劈下的剑刃与唐虞的剑刃擦过发出的刺耳声响。

  郑澈的搭档刘棋看到唐虞的动作,低声叹道:“这个唐虞不简单,居然能这么快地反应过来,他不是没练过击剑吗?怎么能做出这么标准的Quart姿势?”

  其他队员也纷纷惊为天人,他们当然不知道白流星早就事先预判了郑澈的进攻路线,还以为是唐虞的反应速度十分之快。

  身为当事人的郑澈却看得一清二楚,唐虞根本不是看清他动作以后才格挡的,而好像在他行动的一瞬间退步格挡,似乎一开始就洞穿了他的想法!

  唐虞不知道这些各自都在想着什么,精神全都集中在白流星的声音上,白流星也没有辜负他,几乎是在他格挡住郑澈的剑的一瞬间就开口道:“收剑,劈他手臂!”

  唐虞根本就没有在意外界,听到白流星说话的一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剑刃一转,劈向了郑澈,而郑澈因为近在咫尺,又使用了一个跃步,根本没来得及及时退后。

  “滴。”一侧的电子仪器发出一声清脆响声,标识着郑澈的金属衣被劈中,唐虞得分。

  陆教练表情严肃,一点也不见震惊之色,吹响了哨子中止比赛,抬手指挥,让二人回到了预备姿势。

  他只是没有露出自己的情绪,可他心里也是震惊的,他本觉得唐虞看起来就不像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料子,最多就是一个看白流星看久了的中二病,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有两把刷子,虽然唐虞的动作并没有他训练出来的运动员们行云流水,甚至带着一丝幼嫩的滞涩,可反应力着实超过了他的预期!

  这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就算替代白流星上场有些狂妄,但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成长为优秀的运动员,陆教练的心里,此时已经动了让唐虞进队培训的念头,只是对唐虞进门时说的代替白流星参赛仍然嗤之以鼻罢了。

  唐虞一无所知,摆回了初始的姿势,他并没有进行过实战,也没有和白流星交过手,刚才的一个弓步就已经让他腿有些发酸,但他的姿势仍然十分准确,在他站好之后,白流星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这次直接后撤,格挡你的身体右侧。”白流星站在不远处,脸上的笑容与唐虞更衣之前的表情如出一辙,满满的都是势在必得。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1/4/20 4:4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