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二章 不该手贱碰硬盘

  唐虞在医院大门口徘徊许久,心中满是不安,从他的好兄弟白流星进医院到现在已经一天有余,按照一般的手术考虑,他怎么也应该度过危险期了,可是从早上到现在,唐虞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这小子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唐虞心里满是懊悔,早知道会这样,他说什么也不会手贱去碰那块硬盘!

  昨天早上,唐虞和白流星合买的游戏到货了,前一天晚上,他们俩就看见了物流信息,因此早早地就约好了要一起到唐虞家玩游戏。

  时值八点,白流星敲开唐虞家的门,提着他的卡洛斯滚轮包走了进来,轻车熟路地把东西往墙边一立,冲唐虞一扬眉,说:“来了。”

  唐虞冲他一扬手,又斜了他放在玄关的背包一眼,“放假还背着你儿子?一会儿还去训练吗?”

  白流星先“嗯”了一声算答了唐虞训练的话,然后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一把把唐虞背到了背上,说:“嗯,背着我儿子。”

  “你大爷。”唐虞冲他比了个中指,胳膊划拉了半天才从白流星背上跳下来,“过来拆包装,典藏版的,有可能刮出珍惜兑换码。”

  一边说,唐虞一边邀功似的举起手里的快递盒子,白流星接了过去,动作行云流水般地拆开了上头的包装,把游戏盘拿了出来,随手就把包装扔在了床上。

  发出沉甸甸的一声“咚”。

  白流星没注意,兀自拆着游戏包装。唐虞听得清清楚楚,咦了一声,伸手就去拿那理应空了的盒子,发现盒子底部还躺着一块龟甲似的东西,他往出一捞,触手是厚实的鳞甲,纹路鲜明,正面刻满了古体的汉字,遒劲有力,唐虞叹道:“这什么?刮奖前算卦鉴定血统的?”

  “是块硬盘,这么大的USB接口,你准备和他滴血验个亲?”白流星顺手刮开了上头的涂层,露出里头的字样,往唐虞手里一抛,瞧了一眼唐虞手里的龟甲,嘲讽道。

  “主角手办兑换码,这肯定很值钱,据说手办那把剑是全金属的!”唐虞定睛一看,一声惊呼,把那龟甲丢到了白流星手里,顾不上反驳他嘴贱,拿着游戏高兴了老半天,他家境并不算特别好,道:“厉害啊大白,要不要奖励你一下?”

  “什么奖励?”白流星兴味索然,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好兄弟的为人,看了一眼那甲壳就放了下来。

  唐虞也只是热血上头,随口一说,听见白流星正儿八经的问,沉思了一下,道:“口头表扬。”

  白流星冲他挥了挥拳头,唐虞瞅了瞅白流星突出的骨头和流畅的肌肉,缩着脖子清了清嗓子,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咱们看看那个硬盘怎么回事儿呗。”

  白流星把手放了下去,顺手拿着那龟甲壳就往电脑上插,谁知道他插了半天都没插进电脑接口。

  “你跟这跳国际交谊舞呢,还上一步下两步的。”唐虞等了半天,不耐烦了,伸手拿过白流星手里的硬盘,往电脑里一怼,插了进去。

  当时的事情,唐虞现在想起来都还后怕——在他把硬盘插进去的一瞬间,一簇火花从接口迸了出来,他用了三年的破机子被这火花一燎,居然直接就炸了!白流星为了保护他,把他挡在了身后,直接就被炸得晕了过去。

  唐虞打了120,白流星当天就进了急诊,谁知道这过了一天有余,都没有传来白流星的消息,唐虞这才急急忙忙赶来了医院。这临到大门口,他反而更加紧张了,倒不是怕被白流星的家人责怪,他只是想万一白流星出了事,他该怎么面对白流星的英灵?给他磕头还是给他烧纸?

  正想着,唐虞一抬头,忽然发现白流星正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点也不像出了什么事儿,唐虞心头的大石头轰然落地,连忙走了过去,可白流星却不知道在愣什么神,坐在地上目光空空荡荡地对着正前方,看见唐虞朝着他走了过来,脸上也没有什么神情变化。

  唐虞往他旁边一坐,伸手想拍他的肩膀:“怎么不在里头多躺会儿?昨儿没给你炸出脑震荡吧。”

  白流星几乎是悚然地看了唐虞一眼,他不自觉地把肩头一动,挪了开来,继而眉梢一挑,一勾嘴角道:“咒谁呢,信不信我把你打出脑震荡。”

  “少侠饶命!”唐虞看他一副被吓着的模样心中暗道奇怪,收回手笑嘻嘻地求了句饶,“说真的,怎么不在医院里躺着,我看你家的车还在停车场停着呢,别浪费啊。”

  “没事,床我都占好了,就是没地儿躺。”白流星以一贯的语气半是吐槽半是认真地答了一句,满脸的意味深长。

  唐虞疑惑不解,四处看了看,又问道:“你妈呢?你出来告诉她没有,别再给她吓出个好歹的。”

  白流星想了想,认真地对唐虞说:“你做好心理准备,我怕把你吓出个好歹的。”一边说,他一边站了起来,往医院里头走。

  唐虞大为奇怪,却也没有多问,三步并作两步,追了进去。

  白流星在前头带着,唐虞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连上了几层楼梯,转进了病房里,一推开门,唐虞当场懵在了原地。

  夭寿,怎么有两个白流星?

  唐虞看了看病床上接满管子和仪器,紧闭着双眼的白流星,又看了一眼靠在门框上懒洋洋的白流星,满脸都是天打雷劈。

  可白流星床边的白流星的母亲,妹妹,正在给他更换点滴瓶的护士,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长相姣好的护士姐姐换完点滴瓶,看了床上的白流星一眼,她沉思了一会儿,惊道:“这不是那位击剑天才吗?”

  这眼神儿也没问题啊,怎么这儿这么一个大活人,她就看不见呢?

  白流星的妈妈是一个十分有修养的成熟女子,虽然她此刻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憔悴,但依旧对护士笑了笑,算是回应她的善意。

  护士又道:“太可惜了,我也是他的粉丝,这快比赛了怎么闹出这种事儿呢?”

  她一边说,一边收拾起东西,记录下来白流星的数据,又对白流星的妈妈道:“大夫说他脑区那块阴影不是爆炸带来的,几位医生已经在开会了,您也别太伤心了,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唐虞听得云里雾里,什么阴影,白流星不是炸伤的吗?

  靠在门框上的白流星看唐虞这一脸惊悚的表情,反倒是笑了,“吓出个好歹了?”

  唐虞点点头,又摇摇头,退出病房凝重地问白流星:“你要我烧纸还是磕头?”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1/4/20 4:5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