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强推

霍爷的小心肝她野翻了

霍爷的小心肝她野翻了

【双强+爽文+互宠+马甲炸】她身娇体软会撩人,他可受可攻会撒娇,他出身显赫家族,在她面前娇弱,在别人面前嗜血暴戾,弹指可掌控一。她是国际神秘组织大佬,武力值爆表,一手银针能生死人,肉白骨,在他面前装成了一个受气的小媳妇。虞颜:“听说你不举……”,霍临渊:“除了你,我对其他女人都不举,你要对我负责”!

女生 - 现代言情 - 总裁豪门·50万字

新晋红文

神秘老公,宠宠宠!

神秘老公,宠宠宠!

婚浅情深:离婚吧,我克夫

婚浅情深:离婚吧,我克夫

许你一世安然

许你一世安然

旧情难了:迟爷乖乖跟我走

旧情难了:迟爷乖乖跟我走

陆少有点妻管严

陆少有点妻管严

闪婚蜜爱:傅爷的替嫁甜心

闪婚蜜爱:傅爷的替嫁甜心

重回八零:猎户宠妻甜如蜜

重回八零:猎户宠妻甜如蜜

幸得相遇婚灰时

幸得相遇婚灰时

畅销全本

云端上的小确幸

云端上的小确幸

在南亚航空,宁南絮的标签是——狐狸精,绿茶婊,小三。 越是不受人待见,越是过的风生水起的。 一直到宁南絮被曝光,和南亚太子爷,最年轻的机长盛怀琛同居。 圈内评价,宁南絮手段了得。 盛怀琛笑:那是我自愿的。 宁南絮未婚爆出怀孕。圈内评价,宁南絮是要母凭子贵。 盛怀琛笑:是我逼她怀孕的。 再后来,记者堵到盛怀琛和别的女人出双入对。 圈内评价,宁南絮要失宠了。 盛怀琛笑:盛太太从头到尾只有宁南絮。 整个南城震惊。

神秘老公,宠宠宠!

神秘老公,宠宠宠!

  为了自己的家人,苏浅语一狠心,签了个代孕合同。   每天晚上被一个陌生男人捂住眼睛,夜夜痴缠。   原本以为顺利生下孩子就能够和那人划清界限。   哪知道某天晚上却被他堵在墙角,神情危险:“给我生了孩子还想嫁给别的男人?”   于是扛上肩,丢上床。   他务必要身体力行的告诉她谁才是她的男人!

烫心

烫心

重生前,她喜欢赛车,嗜赌,看不顺眼的就动粗,还专抢别人的男人,是四叶城人人避之不及的祸害。 重生后,她是被叶时光宠着惯着的小女人,把四叶城翻过来都行,唯独没办法抢别人的男人……用叶时光的话来说就是,你连我的床都下不了,怎么抢别人的男人! (宠文 1V1,欢迎宝宝们入坑。)

傻妻逆袭:楚少今天从良了吗?

傻妻逆袭:楚少今天从良了吗?

【宠溺+日久生情+萌娃+闪婚】 一场意外,楚家大少爷不小心睡了一个小傻子,被逼无奈还给娶回了家。 婚后,楚少爷并没有把这个傻女人放在心上,想欺负就欺负,想羞辱就羞辱,甚至逼着她主动离开 可小傻子就像个粘人精,怎么甩都甩不掉。 不仅将他身边的莺莺燕燕赶的一干二净,还不断给他制造麻烦,让他收拾残局。 本以为会这样被小傻子纠缠一辈子,可这个傻女人居然有一天好了,不傻了。 而她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抛夫弃子离他而去。 甚至还说:“以前是我太傻,才会喜欢你,现在我不傻,还请楚先生自重!” 楚言修彻底怒了,将女人逼至墙角,冷声道:“当初是你逼着我娶你的,现在说离婚就离婚,说走就走,我绝对不答应!就算要走,也要把我带上!”

相思不自知

相思不自知

20岁,榕城有名无实的唐家小姐大着肚子被开除学籍。 她整天追在陆仰止身后跑,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 众人不屑地纷纷议论,唐言蹊想利用一个野种逼婚上位,因为陆家的继承人陆仰止,是个不近女色的Gay。 可是,在众人嘲笑讥讽的目光中,她却转身成了人人艳羡的陆太太。 …… 一段惊天丑闻,一顶扣在陆仰止头上的绿帽子,恶名昭著的陆太太被逼引产、锒铛入狱,人人拍手叫好。 他们庆幸着陆大公子终于脱离苦海,却不知,陆家从此多了个小千金。 五年后,唐言蹊看着闯入自己世界的小包子,目光复杂,“你叫陆相思?” “是啊。”小包子脆生生道,“爸爸说,相思如桃李,无言自成蹊。”

一别两宽:前夫,轻点追

一别两宽:前夫,轻点追

方禾筝以方家私生女的身份嫁给季平舟,在他面前卑微如尘, 懂事到可以跟他的情人同桌吃饭,还亲手替人家涮毛肚。 整整三年。 没人见过方禾筝吃醋发脾气。 直到一纸离婚协议书公之于众,众人才知,方禾筝所爱另有其人。 - 新婚第一晚,她亲吻的是季平舟的眼睛。 友人问,她爱季平舟什么?她回答,眼睛,她只爱他的眼睛。 一开始,方禾筝爱的只是为他捐献眼角膜那人。 可无人知晓,她更爱三年前在派对上,不顾熊熊烈火救她走出火场,因此双目失明的季平舟。

宠上云端:机长追妻100式

宠上云端:机长追妻100式

南城盛家太子爷隐婚六年,最牛叉的技能是当一只小狼狗。 盛太太指东,盛太子从来不敢往西。 盛太太一个眼神,盛太子就可以送上全世界。 盛太太万一恼怒,盛太子连夜飞回来哄着。 盛太子说,从来没这么费劲又费力的讨好过一个女人。 有一天,盛太太却被盛太子的亲儿子给横刀夺爱了。 盛太子气急败坏:那是我老婆,你打什么主意! 盛小太子:噢,那是我妈咪! 什么?他老婆6年前就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盛太子硬气了一回:老婆,我们要算算账了。

枕上独宠

枕上独宠

四年监牢,她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嫁给北城最帅最冷酷的男人:“乔总,想救你未婚妻,那就娶我。” 乔御琛:“安然,做我的女人,你会后悔!” 婚后,安然的确后悔了,这个男人怎么阴魂不散的缠着她!她去打工,他就买下整个公司!她遇险,他不顾一切去救她!她见一个异性好友,他就吃醋吃到酸气满天! 安然烦不胜烦,她要离婚!可男人却撕碎了结婚证:“想都不要想,你一辈子都是乔太太!”

短篇专区

扎纸匠

扎纸匠

扎纸,扎彩,扎鬼纸以祭阴阳,所扎之物,都是一些烧给死者用的童男童女、灵物纸马之类的。这活,在古时是五花八门中的老手艺,七门调说的就是就这扎纸的人。 扎纸扎的是纸,通的却是阴阳,白日见的是人,办的人间白事,入了夜,到访的却是鬼,做的可是死人的生意。

男生 - 都市 - 奇闻异事·7768字
爱无归期

爱无归期

云笙嫁给厉西爵时,带着不撞南墙心不死的决意。 她不信,他会就这么彻底的忘了她。 后来,南墙烂了,心也死了。 赌上一切换来的三年婚姻破碎。 梦醒时,她家破人亡,输的轰轰烈烈。 那时,才恍然明白。 连她患上绝症都不曾多看自己一眼的男人,从来都恨不得亲手送她去死。

女生 - 现代言情 - 都市婚恋·5万字
婚如坟墓

婚如坟墓

你们梦到过和死人结婚吗? 我梦到过。 且无数次。 梦里我穿着一袭红衣,手牵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我不认识。 他躺在棺材里闭着眼睛,我的手和他的手用头发绑在一起。 我内心恐惧,拼命想要逃脱,却挣扎不开,只能被人摁着头与他成婚。 头两次梦到这个场景时,我还能从梦里惊醒。 次数一多,每次一做梦我就会发高烧,烧得不省人事。 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不是梦,而是……

女生 - 现代言情 - 都市婚恋·9219字
迟钝少女的恋爱记

迟钝少女的恋爱记

林繁孤寡了二十年。 男人的唇是不是软的不知道,男人的怀抱是不是三十七度不知道,男人的怀抱是不是暖的不知道。 她甚至会怀疑,去年好朋友给她点的孤寡青蛙是不是被她瞎猫碰上死耗子搞到真的了,要不然不至于啊,她长得又不丑!

女生 - 现代言情 - 青春校园·1万字
寻父记

寻父记

我爸走丢了。 又丢了。 这个月已经是第12次走丢,打破了上个月的记录。 根据我对我爸的了解,工厂、湖边、公园棋摊上找准没错!

女生 - 现代言情 - 都市婚恋·1万字
夏日心动

夏日心动

我花了一整个的青春去追逐的竹马,带着我刚刚帮他追到的新女友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 周止郑重地看着我道:“铁子,恭贺你福寿与天齐。” 可我却没有看出他对我有一丁点儿尊重的意思。 因为周止的话音刚落,他就满眼嘚瑟地捧起他新女友的脸,当着我的面,肆无忌惮地来了一个法式热吻。

女生 - 现代言情 - 总裁豪门·1万字

猜你喜欢

婚情漫漫,周律师他见不得光

结婚三年,楚辞没见过她老公。 就连离婚协议都是律师代办的。 她想,周延深肯定是个残疾,奇丑无比。 离婚后,她找了一个新欢。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整个江洲就差没被送到楚辞的面前。 一直到有一天—— 楚辞的一切被曝光在众人面前。 她带不回自己的孩子。 亲手杀了生母。 审判席上—— 楚辞看着周延深:“你会后悔的。”

女生 - 现代言情 - 总裁豪门·113万字

肆意声张

【男菩萨vs女妖精】 秦质头一次见温媛时,就觉得,自己迟早死她手里。 要么玩死,要么拿捏死。 温小姐缺男模赚钱,秦质顶上;温小姐缺男人撑腰,秦质也顶上。 后来温小姐缺人结婚了,秦质好整以暇的等着。 可下一秒,她笑吟吟地挽着别人,站在秦质面前,说道:“来,认识一下,这是我老公。” 秦质掐了烟,笑的散漫:“他那样的,你如今还能入得了眼么?”

女生 - 现代言情 - 都市婚恋·27万字

你若是归途

众所周知,陆彦廷是江城一种名媛心中的如意郎君,有钱有颜。 为了嫁给陆彦廷,蓝溪无所不用其极—— 设计偶遇、给他当秘书,甚至不惜一切给自己下药。 一夜纵情后,他将她抵在酒店的床铺里,咬牙:“就这么想做陆太太?” 她妩媚地笑:“昨天晚上我们配合得很好,不是吗?” 陆彦廷娶了声名狼藉的蓝溪,一时间成了江城最大的新闻。 婚后,他任由她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夺回一切家产。 人人都说,陆彦廷是被蓝溪下了蛊。 成功夺回家产的那天,蓝溪看到他和前女友纠缠在雨中。 她笑得体贴无比:“抱歉,陆太太的位置坐了这么久,是时候该还给顾小姐了,我们离婚吧。” “你想得美。”他将她拽回到衣帽间,在墙面镜前狠狠折磨她。 事后,他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向镜子里的旖旎场景,“你的身体离得开我?嗯?” 为了驯服她,他不惜将她囚禁在卧室里,夜夜笙歌。 直到那一刻,蓝溪才发现,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披着衣冠的禽兽。

女生 - 现代言情 - 总裁豪门·498万字

限量的你

  潼市人人都说,聂相思是商界传奇战廷深最不可冒犯的禁区,碰之,死。   --   五岁,一场车祸,聂相思失去了双亲。   “要不要跟我走?”   警察局,男人身形秀颀,背光而立,声线玄寒。   聂相思没有犹豫,握住男人微凉的手指。   --   十八岁以前,聂相思是战廷深的宝,在战家横行霸道,耀武扬威。   十八岁生日,聂相思鼓起勇气将心仪的男生带到战廷深面前,羞涩的介绍,“三叔,他是陆兆年,我男朋友。”   战廷深对聂相思笑,那笑却不达眼底。   当晚,战廷深将她拥在怀里!   事后,聂相思白着脸道,“战廷深,我要告你!”   战廷深将两本结婚证扔到聂相思面前,眯眼冷哼,“我跟我自己的妻子在一起,谁敢有异议?”   聂相思瞪大眼看着床上那两只红本本,彻底懵了!   “还不快叫老公?”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总裁豪门·347万字

倒贴前妻:总裁逼婚99次

顾念喜欢了池遇很多年。 只是两个人从结婚到离婚,池遇都从来没明白过她。 好在她从来不是为难自己的人。 她有钱有颜,怎么还找不到个眼睛不瞎的,能把她放在心上。 所以,她不坚持了。 只是她身边开始莺莺燕燕的时候,这从前潇潇洒洒的前夫哥,怎么就突然回头了。 怎么就突然说她也不错了。 怎么就突然说后悔了……

女生 - 现代言情 - 都市婚恋·313万字

合久必分:总裁再追就犯规了

谢桑跟周存声在一起时不求回报,心甘情愿陪他度过低谷期。 他一句话,她便陪他出国留学。 直到他的前女友出现,谢桑才知道—— 周存声创业是为了她,出国留学也是为了她,就连求婚戒指订购的也是前女友的戒围。 谢桑心死,不仅与他分道扬镳。 还在分手后。 送了他一顶绿帽子。

女生 - 现代言情 - 都市婚恋·119万字

旧情难了:迟爷乖乖跟我走

迟倦是四九城声名遐迩的情场老手,论女人,只有他看不上的,没有他勾不到的。 可惜,碰上了著名驯服渣男师——姜朵。 婚前,迟倦左拥右抱玩的不亦乐乎,及时行乐是他的人生指南。 甚至还对姜朵开口,“玩腻了,分手吧。” 婚后,跪在搓衣板上删微信的是他,吃饭前乖乖给姜朵挑葱的是他,唱歌哄小小朵睡觉的也是他。 姜朵呢? 忙着在商场里叱诧风云,忙着把迟倦的卡刷到透支,忙着吩咐迟倦今晚不同床。 迟倦:钱,管够。不同床,不行。

女生 - 现代言情 - 都市婚恋·50万字

离婚吧,我仇富

  新婚夜,他扯开自己的领带,“我不仇富,也不排斥和富婆在一起!”   被交往了很久的前男友劈腿之后,唐初露发誓不再跟有钱人搞在一起,于是和一个帅到天怒人怨的小白脸闪婚了。   她以为不会再重蹈之前的覆辙,恍然间却发现自家老公竟然比前男友有钱多了!   唐初露:“不好意思,离婚吧!”   陆寒时:“……理由。”   唐初露头一扭:“我仇富,不想嫁给有钱人!”   陆寒时但笑不语,将手里的财产转移文件甩到了唐初露脸上,“我已经把我所有动产不动产全都转到了你名下,现在你才是有钱人。”   “还有……”   他扯开自己的领带,“我不仇富,也不排斥和富婆在一起。”   唐初露:“……”   陆寒时逼近她,气场强大得完全不像一个刚才已经变成了穷光蛋的男人。   他低头,眸色比夜还黑,握着她纤长的脖子咬牙切齿,“所以,还要离婚吗?”

女生 - 现代言情 - 总裁豪门·257万字

重生七零年代学霸小媳妇

李念念一直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嫁给了仇人,拼命作了一辈子。 可是,当那个人在灾难现场独给她留下了生机后她知道自己错了。 重活一世,她不再让自己的母亲掐死所谓的灾星连体双胞胎儿子,重新拾起母爱本能保护他们,顺便爱惜那个前世被她虐了一辈子的男人。 不仅成了全国高考状元,全家团宠,还把前世爱人带进了最高学府。 但奇怪了,为什么把好好的闷骚男宠成了小狼狗,还逼着她给他生崽崽? 谁能告诉她现在要怎么办,一天天的挺折腾人的,在线等,挺急的。

女生 - 现代言情 - 年代文·172万字

总裁威猛:前夫想要生二胎

【现代言情+豪门总裁+宠妻+甜宠+萌宝+腹黑】 三年前,白西月刚离婚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还不算狗血,狗血的是,三年后,她竟然阴差阳错和前夫睡在了一起!   之后的日子,前夫开始无处不在了。   又一次机缘巧合被前夫欺负了之后,本着有好东西不用是暴殄天物的原则,白西月和季连城达成了共识。   只是他又有了新的想法,他想复婚,想天天黏一起,竟然还想要二胎!   他说:“亲爱的,我们给木木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吧?”   白西月一把手术刀耍得出神入化,在男人脐下三寸的位置比了比,冷笑道:“弟弟妹妹没有,你想要公公,我倒可以免费送你一个。”

女生 - 现代言情 - 总裁豪门·143万字
加载更多

投诉、建议电话:010-59790184

客服QQ: 2791285108

客服微信:shiyuexiaozhushou

邮箱:kefu@timeread.com

©2015-2021 timeread.com

本网站作品网络出版业务合作单位为:
中国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东方出版中心

京ICP备15019153号-5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12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