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26章 心很乱,但也甜蜜(五)

Part.5

讲座结束后,赵雪梨正要离开,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一看,是薄何的短信:“等我。”

她朝讲台的方向看去。此时,薄何跟蒋教授正被一群学生围着,薄何身边的女生明显比较多,大家都想跟他说话,而他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嘴角挂着痞痞的笑。他时而正经地回答问题,时而开个玩笑,逗得不少女学生面色通红,但行为举止从不僭越。

“雪梨,走吗?”珊瑚见赵雪梨坐在原地没动,问她。

赵雪梨回过神来,下意识将手机收进口袋里。她摇了摇头,道:“你先走吧,我有点儿事。”

“那我陪你吧,反正我也不饿。”在学校里,赵雪梨跟珊瑚交情最深,两人经常一起吃饭、一起回家。

这时,贺家明从后排直接翻到她身边的椅子上,他笑着对赵雪梨小声说:“你老公真的很坏,刚刚在讲座上调戏你就算了,现在还当着你的面调戏女大学生。你看那些小女生一脸通红的样子,她们还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只狼,还是一只名花有主的狼,她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赵雪梨没吭声。

贺家明嘶了一声,忽然问:“你有没有觉得,今天你老公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模样特别的……”

赵雪梨以为他要说特别的英俊,正打算表示赞同时,就听见他说:“特别的衣冠禽shòu?”

“……”不想理他!

见老同学气呼呼的样子,贺家明笑了:“真的,你别看老薄生了一张看似无害的英俊脸蛋,但他是个坏坏的男孩子。”

珊瑚看贺家明跟赵雪梨交头接耳,心想:难道这家伙是雪梨的追求者?雪梨说的有事该不会是要跟他约会吧?那她留下来是不是成电灯泡了?

教室里的学生陆续散去,珊瑚正考虑着自己要不要先离开时,便看见薄何朝他们走来。

薄何一边朝这边走,一边解开脖子上的领带。这种随意的动作显得特别性感,让人瞧着忍不住想要尖叫。

“饿了吗?”薄何走到赵雪梨身边问。

赵雪梨还未回答,贺家明便哀号了起来:“饿!人家饿!小薄薄,你要请人家吃大餐!”

薄何没理他,继续问赵雪梨:“你想吃什么?”

赵雪梨也饿了,她本来是约了珊瑚一起去食堂吃的,现在被他这样一问,竟不知道该吃什么好。

见她不说话,薄何侧头问珊瑚:“原本你们打算吃什么?”

珊瑚没说话。自从薄何走过来后,她便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听着他跟雪梨说话,她整个人都呆了。

这是薄神,那个她总是在雪梨耳边提起的薄神!怎么就站在她面前跟她说话了呢?

薄何又问了一遍,珊瑚这才回过神来,老老实实地回答:“食堂。”

“那就食堂。”

听见薄何这样说,贺家明又叫了起来:“我不要吃食堂,我要吃大餐!”

然而没有人在意他的感受,薄何对赵雪梨招了招手,说:“走吧。”

于是,赵雪梨便像他的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而珊瑚则跟在赵雪梨身后。

从大教室到食堂有一段小路,原本赵雪梨还怕碰见其他学生不太好,但好在路上的人不多。

四人来到食堂时已经过了吃饭的高峰期,食堂里只有几个学生。见大部分的窗口已经收工了,四人直接去了二楼的点菜区。

点了几个菜后,大家吃了起来。

贺家明吃得非常香。珊瑚则一直低着头,眼神空洞,仿佛是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离薄神这么近这个事实。

赵雪梨一边吃饭,一边看着薄何。

薄何没怎么动筷子,一直在用平板处理邮件,偶尔喝点儿白开水。

他脱去了西装,露出里面的白色的衬衫。他解开了衬衫上的两颗扣子,露出他弧度优美的脖颈。他喝水时,喉结缓慢地滚动着……

赵雪梨想了想,小声问:“是不是不合胃口?不然我们回家,我帮你煮小米粥?”

“人家也要喝小米粥!”贺家明又开始撒娇。

赵雪梨已经学会跟薄何一样无视他了。

她望着薄何,正等他回复之际,一位男生走到了他们桌边。

“请问是赵雪梨同学吗?”那位男生走到赵雪梨面前,他的个头很高,长相十分清秀,只不过说话的时候有些害羞,不敢直视赵雪梨的双眼。

面对陌生的男同学,赵雪梨很有礼貌地起身回应:“我是赵雪梨,请问你是……”

“我……我是生命科学院的赵立,我喜欢你很久了,请问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正在吃饭的贺家明嘴里的菜都掉到了桌子上。他偷偷看向薄何,身旁的男人好像没太大的反应,连头也没抬。

赵雪梨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被人表白,而是因为对方表白的时候,薄何就在她的身边。她觉得尴尬极了,她不敢去看薄何的表情,怕他生气,连忙拒绝了那个男孩儿:“抱歉!我……”

“你想说你大学不谈恋爱吗?没关系!赵同学,我……我可以等你大学毕业!”

“不是,我……抱歉,我已经结婚了!”

“啊?”男生涨红着一张脸看着赵雪梨,“你……你怎么这么早就……”

男生没说完,另一个男生就扑了过来,道:“打扰了!”

他拖着跟赵雪梨表白的男生走了,一边走一边说:“你没看见她身边那两个男的吗?跟你说结婚肯定是借口,人家就是看不上你!”

赵雪梨哭笑不得,她明明说的是真话,怎么就成借口了?

男孩儿走后,赵雪梨没什么心思吃饭,因为身旁的男人一直沉默着,从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什么情绪,她内心很慌!

而已经被震惊得不行的珊瑚,再一次被赵雪梨的这一句“我已经结婚了”给吓到了!

唯独贺家明无异常反应,他如没事人般喝了一碗热汤,拍了拍肚子,说:“B大食堂的饭菜还是这么好吃,太令人怀念了!”

他见薄何和赵雪梨都没怎么动筷子,便问:“这么好吃的菜,你们都不吃吗?”

赵雪梨轻轻地道:“我吃饱了。”

薄何放下了手中的平板,说:“要走吗?”

赵雪梨点点头,说:“马上要上课了,我和珊瑚得往教室那边走。”

“那我们送你,我怕刚刚向你表白的男生不死心。”贺家明道。

“不用了,这种事……”她想说这种事她两三天就会遇见一次,她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但在薄何面前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好?

她还没说完,一直未吭声的珊瑚接话道:“这种事雪梨经常遇到。雪梨在学校的追求者可不少,在食堂被人表白是常事。”

薄何淡淡地问了一声:“是吗?”

珊瑚乖巧地点头:“是啊,如果薄神你跟我们一起去上课的话,你会发现很多男生都喜欢坐在雪梨周围。”

“好,那就一起去上课。”薄何淡淡地说了一句。

赵雪梨没敢说话。

珊瑚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心想: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四人坐在大教室里,除了薄何表现得很淡定外,其他三人都有些走神,尤其是赵雪梨和珊瑚。

上课前,教室里很热闹,大家都认出了薄何的身份,以往赵雪梨周围坐的都是男生,现在全变成了女生。

“天啊!那不是我老公吗?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看一次他的微博,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也是看他的动态!可老公现在居然跟我坐在同一个教室里上课!”

“薄神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会是眼花了吧?”

“他跟我们校花坐在一起,两人是什么关系?”

“不会是男女朋友吧?”

薄何的背影照很快被学生发在了学校的贴吧上,很多不是本堂课的学生也慕名而来,一时间偌大的教室里挤满了人。

赵雪梨看着教室里的同学越来越多,有些担心。

薄何讨厌人多的地方,也不喜欢被围观,她挺怕他发脾气的。

可过了好一会儿,身旁的男人还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模样,对周围的人视若无睹。

大家也都比较有礼貌,没有人真的上前叨扰薄何,也没有人拍他的正面照。

赵雪梨便放下心来。

这一堂课是选修课。上课的老师是一名女教授,出了名的严格。凡是她的课,学生的到场率接近百分之百,这位教授爱提问题,所以学生都不敢在课上偷偷睡觉、玩游戏。

课才刚开始,女教授便准备喊人起来回答上堂课遗留下来的问题,这令许多学生感到害怕。

赵雪梨倒是从来没有害怕过这位严厉的女教授。但这一刻她怕女教授点薄何的名,毕竟这个男人不管到哪里都那么亮眼。

女教授在教室里扫视了一圈,指着某一处道:“那位同学,请你来回答。”

女教授指的方向正好是赵雪梨这边。赵雪梨咬着牙刚准备起身,却听见女教授说:“请赵雪梨同学身边的那位男同学,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女教授喊的人居然是薄何!

赵雪梨双手握拳,正要起身跟女教授说薄何不是来上课的学生时,便看见身边的男人不急不缓地站了起来,并思维清晰地回答了女教授的问题。

女教授非常满意,但她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看起来不像是我们班的学生。”

薄何很自然地回答:“对,我是赵雪梨同学的家属。”

此话一出,教室里惊呼不断。

女教授笑了:“我很欢迎学生家属来检查学生在校的情况。赵雪梨同学表现得一直很好,家属回去可以多多表扬一下。”

女教授这话一说出口,下面很多学生都笑了起来。他们没想到一向严肃、素有“女阎罗”之称的女教授也会开玩笑,她平时她笑都不笑的。

赵雪梨的心一直平静不下来,至于为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

贺家明戳了戳她的背,小声说:“我怎么觉得老薄是在宣示主权?”

赵雪梨一开始没明白他的意思,直到听见他自言自语:“我说老薄怎么忽然想陪老婆来上课了,是因为在食堂看见自己老婆被人表白了,所以吃醋了?还是,他得知教室里有不少他老婆的追求者,有了危机感?”

是这样的吗?

赵雪梨脑子里乱乱的。她感觉自己的脸热热的,嘴角总忍不住往上扬。

她的心虽然很乱,但也有一丝丝甜蜜。

“我是赵雪梨同学的家属……”

她怎么觉得这句话这么好听呢?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2/5/19 16:0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