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25章 心很乱,但也甜蜜(四)

Part.4

酒局散了后,程静拿了一盒热牛奶过来。一般酒局结束后,她都会让薄何喝点儿热牛奶,这样养胃。

赵雪梨却不明白这些,她朝薄何看去,心里想着,原来什么都不喜欢吃的薄何居然喜欢喝牛奶。

薄何喝了一口牛奶,见赵雪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眉毛一挑,问:“你想喝?”

“啊?”赵雪梨还未反应过来,薄何便将牛奶递给了她。

赵雪梨下意识接过,盯着那牛奶盒看了许久,这牛奶是他喝过的。

这个画面被一个合作伙伴看见了,他笑着对薄何说:“我第一眼见薄总的小娇妻就觉得她年龄不大,没想到还没‘断奶’。”

薄何看了赵雪梨一眼,眼神温柔,嘴角带了一丝浅笑。

他说:“赵总见笑了,薄某也是刚发现。”

赵雪梨的脸红红的,她低头喝牛奶,装作没听见。

夜晚的B市,气候偏凉。

赵雪梨冲动之下离家,没穿多少衣服,以致于一走出俱乐部便冷得哆嗦了一下。

好冷……

她握紧手中带有温度的牛奶盒,抬头看着天。夜空中的月亮今日特别圆,月光清冽,如不染世俗的烟火,那感觉和薄何真像。

赵雪梨正呆呆地望着月亮,忽然感觉身上温暖了一些。她回头一看,薄何一边与Seven交谈着,一边体贴地把外套披在她身上。

赵雪梨心中一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好幸福。

Seven离开之后,程静走到薄何跟前说:“薄先生,贺总监在车内等你。他来找你是为了他离职的事。”

“他还没想通?”

“是的。”

“知道了。”薄何示意程静先离开,他看向赵雪梨,轻声问:“你困吗?”

赵雪梨正看着薄何发呆,听到薄何的声音,她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在薄何身边,她怎么会困……

过了一会儿,接薄何的车来了。车子在他们面前停下,车上走下来一个俊朗的男人。赵雪梨觉得他有点儿眼熟,却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他。

但男子一看见赵雪梨,就笑了起来,说:“老同学,别来无恙。”

赵雪梨这才想起,这个男人是她的小学同学——贺家明,是那个坐在她后面一排,每个学期都跟她争年级第一的少年。

“没想到我老板娶的人居然是我的老同学,真巧。”贺家明性格开朗,外表俊朗,上学那会儿便很受女生欢迎。

贺家明看向赵雪梨手中的牛奶盒,道:“老薄送的?”然后又指了指薄何,“你偏心,老薄!以前我跟你出来应酬,为了帮你挡酒,喝得患上肠胃炎进了医院。可我养病时,跟你要杯牛奶你都拒绝我,现在你居然这么轻易地送了牛奶给我老同学!”

薄何摸了摸雪梨的小脑袋,轻描淡写地道:“我们雪梨没断奶,你也没断奶?”

赵雪梨的脸不禁又红了。

“哦?”贺家明的音调上扬,忽然撒起娇来,“薄何哥哥,人家也没断奶!人家也要喝!”

赵雪梨无语。贺家明随即又道:“不过可惜,即使你现在要喂人家喝也晚了,我即将离你而去。”

“决定了?”薄何低沉的声音响起,话题忽然就严肃了起来。

“嗯。”贺家明应了一声。

这时,前面开车的程静说:“贺总监,根据我们这一行的行业规则,如果你离职了,五年之内不能在同行业就职,你可知道?”

“当然。”他笑着看向程静,“程特助,你怎么还绷着一张脸,现在又不是上班时间,我都是个快离职的人了,你就不能对我笑笑?”

贺家明得到了程静的一记白眼。

作为局外人,赵雪梨听着三人相互调侃,有点儿羡慕。

她觉得这种状态真好。

她好像离薄何的生活更近了一步。

晚上,赵雪梨跟着薄何去了风花雪月。

洗完澡,赵雪梨穿着程静为她准备好的睡衣站在浴室内犹豫了很久,最终打开门,走了出来。

薄何在大卧室里,他转过头便看见穿着睡衣的赵雪梨站在门外,一脸紧张的模样。

薄何失笑,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进来。

赵雪梨走到他身边,看着这间设计简单却不失温馨的卧室,问:“我晚上睡这儿吗?”

“嗯。”薄何轻应了一声,“雪梨,我们已经是夫妻了。”

赵雪梨仰头看他,他喝了点儿酒,稍显醉意,神态迷人又性感。他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像藏着酒,令人迷醉。

赵雪梨望着他一动不动。最后还是薄先生提醒她:“雪梨,未来我们有很多时间相处,你可以看我很久。”

赵雪梨的脸一下就热了。她慌忙低下头,便听见他问:“现在我们可以睡了吗?”

她连连点头,连忙躺到床上,规规矩矩的,一动也不敢动。

薄何将头靠在她肩膀上。赵雪梨感受着从他身上传来的热度,闻着那淡淡的酒香,她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她明明滴酒未沾,却感觉有些醉了。

赵雪梨想起在饭局上,众人为了庆祝他们新婚,一个个前来敬酒的场景。那时,薄何没有拒绝他们,却也没让她沾酒,只是将她的酒尽数饮尽。

这一夜,赵雪梨不知道最后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她醒来时,天已经亮了,身边的人也离开了。

赵雪梨望着天花板,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默地鼓励自己:赵雪梨,成为薄太太的第二天,加油!

她起床洗漱之后去了客厅,没见到薄何的身影,又去了厨房,发现薄何正在准备早餐。

她跑过去想帮忙,可薄何已经将早餐做得差不多了。他做的是清淡的米粥和小笼包。

薄何吃得不多,大部分事物基本都是被赵雪梨吃完的。吃完后,赵雪梨坚持要洗碗,薄何便随她去了。

赵雪梨在洗碗时,想起今天还要去学校一趟。她有一堂系里组织的公开讲座和一堂选修课要上。

赵雪梨学得是中文专业。她上大四后,要上的课程不多了,所以她每周只有一天需要回学校。

薄何把她送到B大校门口。赵雪梨正要下车,却发现薄何将车窗降了下来。一个站在校门口的人看见他后跑过来跟他说了句话,随后又跑回门卫那儿。

校门口挡车器的杆子缓缓升起,薄何开着车直接进去了。

赵雪梨本想说她自己走进去便可以了,但想起刚才的场景,又觉得有些奇怪,她问:“薄何哥哥,你来B大有事吗?”

“嗯,”薄何顿了顿,“算是吧。”

赵雪梨没有追问,直到她跟同班同学到了公开讲座的大教室,才发现这场公开讲座的教授特邀了一位嘉宾,那人便是薄何!

这场公开讲座的教授姓蒋,毕业于B大,在国内特别有名,据说这次B大花了大力气才请到了这位蒋教授,而薄何是他曾经最为看重的门生。

薄何是赵济橙的同学,也是赵雪梨的学长。只是,他在上大二的时候,被翟起姚送去了Y国读书。所以赵雪梨到B大时,薄何已经离开B大了。

赵雪梨坐在大教室里,看着坐在蒋教授身旁的男人。

自薄何出现起,教室里便不安静了,很多人都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薄神居然是他们的学长。

大家都在底下窃窃私语:

“薄神居然是我们的学长,太不可思议了!”

“这我知道,我听别的学长说过!”

“是不是学长根本不重要好吗!之前我在微博上关注了薄神,知道他长得帅。没想到近距离看,他比照片上还帅!这谁顶得住!”

“长得帅就算了,说话声音还那么好听!还让不让人听讲座了?”

于是,整个公开讲座的气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热度。尤其是提问环节,很多同学都抢着提问。一开始,大家问的都是学术方面的问题,可后面就渐渐跑偏了。

“薄学长,你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当然。”

“薄学长,你喜欢怎样的女孩子?我们这些学妹有没有成为你女朋友的可能性?”

见问题与公开讲座的内容无关,蒋教授忙笑着打断:“私人问题,大家可以通过微博私信问小薄,要是占用了公开讲座的时间,你们校长可是要找我补回来的。”

蒋教授是出了名的性格好,一点儿也不严厉。

听他这样说,一个女生壮着胆子说:“蒋教授,您就让薄学长回答我这一个问题吧,就一个!”

蒋教授笑着摇了摇头,女生失望地坐回了座位。

就在大家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的时候,薄何懒洋洋的声音却响了起来:“Anything is possible(一切皆有可能)。”

不知是不是错觉,赵雪梨感觉薄何说这话时,眼睛是朝她这边看的。她慌忙低下头,怕被其他同学看出什么。

其他人都以为薄何回答的是那个女生的问题,只有赵雪梨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他的太太就坐在下面,还是他的学妹。

忽然,耳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我说,你确定老薄不是在公开调戏你?”赵雪梨吓了一跳,回头看去,才发现是贺家明。

“你怎么在这儿?”赵雪梨小声地问,她垂着头,生怕别人看见他们说话。

“我一直都坐在你后面,只是你眼睛里只有你老公,看不见旁人罢了。”

贺家明跟薄何是好友,他来这里也不奇怪。想明白了这一点,赵雪梨便不再跟身后的人说话了。可身后的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对方不想理他,还总找话跟她说。这让赵雪梨身边的同学感到好奇频频往这边看。

贺家明长得很俊,是容易被女生注意到的那种男人。

坐在赵雪梨旁边的室友珊瑚问:“雪梨,你跟后面的帅哥熟吗?”

赵雪梨连连摇头,说:“不熟,一点儿都不熟。”

珊瑚看着贺家明,可对方却是一副“我跟她特别熟”的模样。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2/5/19 17:3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