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1章 强抢民男?

为了赌约,我爬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墙头。

不幸中的不幸,摄政王正睨着笑看着缩在墙头瑟瑟发抖的我。

月光泠泠,却只照亮了他的美。

寂静里,他含着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道:“长公主殿下强抢民男竟然抢到了本王府上,这可真是叫本王受宠若惊呢。”

我:淦!竟然叫他装到了!

1

我是衡阳大长公主程慈音。

作为当今圣上的嫡亲妹妹,我丝毫没有维护皇家清誉的自觉,反而日日遛猫逗狗,花天酒地,强抢良男,无恶不作。

当然了,在我通往奢靡无度,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纨绔公主的康庄大道上,总会那么适时地出现几颗绊脚石。

而最大的绊脚石就是连我皇兄都得赔笑脸的摄政王卫戍庭。

说起卫戍庭,一言以概之——什么都好,最大的缺点就是活着。

我遛猫逗狗,他说玩物丧志,抓了我一宅子的猫猫狗狗。

我花天酒地,他说不务正业,下令让帝都所有的酒楼停业整办。

“我强抢民男?”他说。我也没听清他说什么,就是还没抱在怀里的小郎君在病床上哼哼唧唧地躺了大半年。

可怜我看着玉臂上明晃晃的守宫砂,哭成了一条海狗。

“哭什么?”贺兰贞讥笑道。

“我连哭都不配了吗?”

“配!”贺兰贞语调里的笑意更甚“您可是国朝最高贵的公主,什么您不配!”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哭得更大声,嘴里反反复复一句话:“卫戍庭最讨厌了,本宫早晚要把他剁吧剁吧喂狗!”

“有志气,”贺兰贞十分敬佩地冲我竖起了小拇指“既然如此,殿下可否与臣女一赌?”

“赌就赌!”我下意识接话。

话音落下,贺兰贞笑得微妙,我顿觉不妙。

还未把说出来的话嚼吧嚼吧咽下去,贺兰贞便将赌约说了出来:

“那就赌,殿下是否能在今夜拿到摄政王的腰带。”

我直呼好家伙:这是想叫我英年早逝,还是不得好死的那种!

怂归怂,怕归怕

但我衡阳长公主说道便要做到!

于是乎,夜黑风高,我很尴尬地缩在墙头。

压根……不敢跳啊!

望着府内琼花玉树,朱楼高阁,我无心欣赏却有心骂人。

卫戍庭这个蠢出生天的王八子把墙修得这么高做什么?

知道自己作恶过多,怕人报复不成?

“殿下,要认输吗?”贺兰贞摇了摇手,笑得幸灾乐祸。

“你故意的不是?”我瞪了她一眼,送我上来不带我下去,她这就是成心的。

“是啊!毕竟,赢了的话殿下的鹦儿便归臣女了,那般学舌讨巧的鸟,臣女很是喜欢呢。”

“你等着!”我咬牙切齿地瞪了她一眼。

“珮弦?”音色清冷,却带着些如昙花一现般的欣喜。

还未待我辨出这如轻烟般细微的声音里是否还有他种情绪,慵懒里带着些许讥讽的质问便如春雷般炸在我耳边:“长公主殿下强抢民男竟然抢到了本王府上,这可真是叫本王受宠若惊呢。”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2/6/29 21:4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