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3章 工作期间不分男女

程时微透过厚厚的无度数镜片,看了何舒彤一眼,一眨不眨地回答。

“何小姐,工作不分男女,只看业绩。”

何舒彤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看着程时微。

“你是从来都这么无趣吗?你结婚了吗?你有男朋友吗?”

“我结婚了。”

程时微又是认真回答。

何舒彤眨了眨眼睛,原来她还担心这个程时微只是表面老实背地骚,却没想到真的挺木头,她心里十分高兴,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问道:“你结婚了?你老公能受得了你这么无趣?你老公真是辛苦了。”

程时微望了一眼车窗外,提醒了一句。

“何小姐,我到了。先下车了。”

看着程时微下车,何舒彤也抬眸看了一眼,发现是民政局。

“你今天去结婚?”

“不,离婚。”

程时微下了车,随手关上了车门。

何舒彤望着那个纤细的背影,黑色的西裤配着黑色的西装再配着一个一丝不苟的马尾,也就小学的德育主任这装扮,现在的德育主任都知道涂个芭比粉的口红美丽吓人一下了。

程时微一眼就见到站在民政局门口的江陆离。

此时,江陆离正在和江母视频,声音公然外放着,离得很远都听得一清二楚。

“当初要不是老太太身体不好,她那种家庭根本就不可能嫁到我家来。她现在还想离婚?”

程时微没说话,默默地站在远处等了一会。

“男人在外面玩很正常,都是她自己没本事,哄不住丈夫。”

“陆离,前几天我和张家打麻将,张家长女留学回来了,长得还挺标致的,改天你们见见。比这个不识抬举的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程时微虽然没见到婆婆的脸,可听着这个声音,她都脑补出来婆婆那张不屑的嘴脸。

她看不上她,这些话,也常在程时微耳边说。

“就她程时微,什么都不会干,离开咱们家,喝西北风去吧。”

“走吗?再不进去,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就去吃午饭了。”

程时微不想再浪费时间听江母废话,从江陆离身边掠过,走进了民政局。

离婚手续办的很快。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劝她再考虑考虑,她连考虑都没考虑,就说盖章吧。

拿到离婚证,程时微厚重的眼镜片下露出了一丝轻松。

甚至都没有和江陆离打招呼,就率先走出了民政局。

程时微毕业之后就嫁给了江陆离,当了五年的家庭主妇,主要工作是伺候江老太太,陪江老太太说笑。

就在上上周,卧床五年的江老太太去世了,当天晚上,程时微就收到了江陆离的离婚协议书。

江陆离早就想离婚,程时微是江奶奶当老师时的得意学生,招江奶奶喜欢,可是却无趣得很。

江陆离连碰都不想碰。

这五年的时间,江陆离每天都盼着离婚,可是,昨天他忽然收到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心里不舒服了下。

来的路上,他在想,也许这个女人会改变主意。

可是,离婚离得很顺利。

出了民政局,江陆离跟上去,看了程时微一眼,“准备什么时候搬出去?”

“我昨天晚上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搬走了。”

“程时微,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这么迫不及待搬走?”

原本,还装作漫不经心的江陆离忽然大声起来。

程时微抬了抬头,黑色眼镜框下,一双清澈的瞳孔波澜不惊。

她说:“你不是一直想离婚吗?你应该高兴才是。”

“你……”

明明看起来波澜不惊的话,却把江陆离气得哑口无言。

这个女人不是一向温顺的吗?

怎么说句话能把人气死?

他指着程时微,刚要开口骂,结果,程时微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程时微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往路边走。

“喂?傅总。”

她淡淡回应。

电话那端,傅凌琛道:“刚刚何舒彤有没有为难你?”

程时微握着手机,目光盯着来往车辆,道:“傅总,何小姐就随便聊了两句,谈不上为难。”

“你现在在哪里?”

傅凌琛问。

“我在民政局门口。”

“你今天离婚?”

傅凌琛再问。

傅凌琛的话无波无澜,没有任何情绪。

可是,这几个字,却在程时微的心里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

民政局可以结婚,也可以离婚,或者也可以陪朋友结婚或者陪朋友离婚。

可是,他却偏偏说是她离婚。

微风乍起,吹散了程时微额前的一缕头发。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拨到耳后,一边抿了抿唇,没有隐瞒:“嗯,我离婚。”

“你现在回公司正好是午饭时间,我今天中午在黄江阁吃,你打电话先订上佛跳墙。”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2/6/29 21:1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