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4章 除了程林,再无他人

我们三人,原本不该是这样的。

  我们曾经,也是那般岁月静好。

  我出生琅琊王氏,乃当世第一高门,王家世代清贵,最重礼节。

  我打小深受世家闺范教养,知道女子名节比什么都重要。

  我祖父是当朝太傅,当年,我,程林和萧御都在祖父的书房听课。

  我是王家嫡长女,是名副其实的第一闺秀。

  程林出身名门,相貌出众,才华横溢,被誉为京城第一公子。

  而那个时候,萧御只是个不受宠的小皇子,他沉默寡言,性子冷淡。

  家里的兄弟姐妹都不爱跟他玩,我见人人排挤他,便格外照顾他一些。

  我的双面绣在京城是出了名的好,有一年我生辰,有人找我要绣品,我为了不厚此薄彼,给所有道贺的兄弟姐妹赠送了我亲自绣的香囊。

  萧御也有一份,我没想到他至今还系在腰间。

  是日,程林赞我的绣艺当场做了一首诗,我铭记至今。

  往后每年我过生辰,总会有一封信射入我窗棂,信中模仿着我的字迹,用极其飘逸的行楷写了一首诗。

  字好,诗更好。

  我想,除了程林,再无他人。

  我是深闺信女,私相授受之事,本是不该,好在那诗并无任何出格之处,与我的字迹也极像。

  旁人看不出端倪,我便悄悄藏着。

  往后数年,萧御出征边关,年纪轻轻便传出杀人如麻的名声。

  而我对程林芳心暗许。

  我们两家是世家,二妹妹王韵无意中救了程老夫人,程家有意让程林娶二妹妹。

  我得知了这个消息,心痛如绞,差点拿着那些信去质问程林,可最终被自己的骄傲和自尊留住了脚步。

  去岁,我十五岁及笄礼,萧御突然从边关回来赴宴。

  三妹妹对他一见钟情,父亲有意把三妹妹嫁给萧御,却被萧御拒绝了。

  萧御当众求娶我,又被父亲拒绝了。

  我苦笑不已。

  怎知宴后,有人给我下了药,一整夜我都浑浑噩噩,记忆凌乱不堪,次日醒来时,已没了清白。

  二妹在外面哭得嘶声力竭,骂我抢了她的男人。

  我疑惑中,听见程林冷硬的声音。

  “我负责便是!”

  我从未见过程林如此冷漠。

  我泪如雨下,明明昨夜他不是这般。

  迷迷糊糊地记得,他那样温柔,还吻着我说,叫我等他,会娶我为妻。

  我好像还答应了。

  摊开手心,是他留下的一枚玉蝉。

  后来我把那枚玉蝉缝在香囊里。

  听说萧御在当夜急出边关。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出过门,我也没见过程林。

  事后查出是三妹所为,王家把她送去城外尼姑庵,对外封锁了消息。

  三个月后,我带着那些信和那枚玉蝉,嫁给了程林。

  程林把我送入洞房后,在门外冷冷丢了一句话,“我有事外出,你管好你自己。”

  我独自坐在冷清的洞房内,抱着信心若死灰。

  信里,他极尽深情,如今又这般绝情。

  他怪我拆散了他和二妹。

  是他招惹了我,如今他又弃了我。

  是夜,我把那些信全部烧了。

  婚后半年,他从未进过我的房间。

  外面传遍了谣言,我成为了整个京城的笑话。

  ……

  次日醒来,我的枕巾湿了大半。

  我以为自己真的要被关在皇宫时,第五日,程林来接我了。

  我在慈宁宫后面的竹林见到了他。

  他一袭白衫,一如初见时那般风采绝然。

  我却是满目疮痍。

  “跟我回家!”程林过来牵我的手,

  我浑身僵住,把手抽开。

  在我憧憬他的时候,他对我弃若敝履。

  如今我心若死灰,他却朝我伸手。

  为什么?凭什么?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4/7/18 1: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