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1章 喂你吃糖

姜朵一直觉得迟倦事后给她递烟的样子像是在喂糖。

比如现在,床头放着迟倦用来调情的白玫瑰,床尾两个人正咬着烟在对着笑。

不过姜朵不太笑得出来。

迟倦是个浪子,从不回头的那种,玩女人也是随着性子来,圈内的都给他分了个类。

迟倦玩女人,分为三种:年抛、月抛、日抛。

好死不死,姜朵对上了他的胃口,成了他为数不多的“年抛”对象。

作为一年的男友,迟倦还算收敛,不沾惹花花草草,微信也随姜朵翻,各种社交软件都注销了,怕姜朵不高兴。

但现在,一年到了,再新鲜漂亮的东西,也到了保质期了。

这次分手,还算华丽,他甚至花了十二块钱买了根白玫瑰送她。

姜朵心里五味杂陈,在床上算是卯足了力气,两个人疲惫的连多余的寒暄都说不出来,就那么静静的靠着,依偎着,抽着烟。

过了很久,姜朵慢腾腾的问,“你找好下家了吗?”

迟倦是个穷困潦倒的插画师,艺术是很费钱的,姜朵其实不穷,但也不是个富二代,只能说手头有点余钱能养他一年而已。

迟倦平时生活也不算太过奢靡,就是玩艺术、花钱找模特的时候,花的猛了点。

姜朵觉得自己有病,分了手还问对方有没有找好下一个,怕他没钱花。

迟倦吐了烟圈,恶意的喷在了她的脸上,笑意连连,“放心,无缝对接。”

四个字,有点把姜朵恶心到了。

等抽的差不多了后,迟倦掐了烟往垃圾篓一扔,情事结束,穿衣走人。

走到了门口的时候,他侧着身子照了下全身镜,然后痞痞的扭开了酒店的房门,朝着外面站着的人说,

“等很久了?”

那人回他,“还好。”

姜朵在床上慢条斯理的穿衣服,她不聋,听得出来门口那人是个女的,嗓子软软的,年纪应该不大。

不重的关门声传了过来,姜朵没忍住,望着奢华的套房,有点想哭。

迟倦要求的生活质量很高,她每次开房的时候,都要去照着价位最高的开,这里用的浴球都是三百块钱一个的。

姜朵自己用都舍不得,她恨不得找前台多要一点小样。

算了,太掉价。

她很快就穿好衣服,环顾了一下四周,只把迟倦送给她的那支白玫瑰带走了。

好歹这是迟倦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等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姜朵却发现门外有一盆插花,上面都是白玫瑰。

她望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突然觉得自己脸有点烫。

迟倦连送朵花都是路边捞来的,多的一分钱也不愿意花她身上。

姜朵把花扔进了旁边的绿色垃圾桶,闷着头轻车熟路的去车库提车,然后准备打道回府。

结果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个熟人。

姜朵长得也漂亮,追求者不少,穷追烂打的更甚,姜朵老远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她的小七。

小七不喜欢她,可小七背后的大佬喜欢她。

等看到姜朵后,小七连忙跑过来,手里捏着东西,慌里慌张的说,“朵姐,这是陆哥让我给你捎过来的,你再等他一阵子,他肯定会回来找你的!”

陆北定。

他送过来的是一把瑞士军刀,不是崭新的,上面染着早已经干掉的血液,那红痕仿佛一摸一吹就能变成渣。

而刀柄上刻着一个字——朵。

姜朵没有拒绝这个礼物,但脸上没什么表情,声线恬淡,“知道了。”

小七还想说点什么,姜朵却扭着腰走进了小区内,随着铁门的落下,小七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姜朵走远。

要说陆北定跟迟倦,以前算得上是勾肩搭背的狐朋狗友,要是没姜朵这一茬,现在估计能拜把子。

她可是陆北定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结果陆北定一走,迟倦对她抛个媚眼,她“一不小心”就被迟倦勾了魂。

出了这件事情,怨不得迟倦,她不否认自己也动了心。

谁让迟倦长得太好看,好看到她压根没办法把持住自己呢?

这样想着,姜朵不着痕迹的把刀放进了包里,然后顺带着掏出钥匙开门。

不得不说,迟倦这个人很会给她制造惊喜。

迟倦玩艺术的,不是那种借着玩艺术乱搞的,他是正儿八经的美院毕业,出来当插画师的。

也许玩艺术的人总有那么点异样,迟倦喜欢蓄头发,不烫不染自然卷,有种欧洲范儿,加上他五官立体又耀眼,整个人看起来忧郁又邪性。

迟倦对自己的形象管理很严格,额前碎发不能挨到眼睛,后脑勺头发不能超过下巴的高度。

不过此时此刻的姜朵没心情欣赏他,她冷眼望着全身赤裸的女模,挑眉,“搞到我家来了?”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1/9/22 11: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