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21章 能否用一辈子去忘记他(五)

Part.5

赵雪梨跟着薄何来到小区内部的大型超市,才明白他说的“去挑吧”是什么意思。

他是想中午自己做饭吗?

赵雪梨挑了半天,选了一些自己会做的食材,然后看见薄何拿了一条大鱼……她好想告诉他,她不会做鱼。

但是如果薄何喜欢吃的话,她可以上网查查怎么做!

跟随薄何回家时,赵雪梨就一直在想该怎么做鱼。

回家后,薄何将菜拎到了厨房,赵雪梨连忙用手机找做鱼的教程。网上有很多做鱼的方法,如红烧、清蒸等。她看了一圈,发现还是清蒸鱼比较简单,于是便仔仔细细地将做法记了下来。

可当她准备去厨房大显身手时,却看见一抹修长的身影立在厨台边,正低头专注地切菜。

赵雪梨走过去,愣了半天,才问:“薄何哥哥,你会做饭?”

“嗯,之前在Y国留学的时候我经常做。”

听他这么一说,赵雪梨又想起他Y国留学时的那张照片。此刻,他就在她身旁。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她的心又开始加速跳动起来……

薄何切完菜,便看见赵雪梨站在门外望着他发呆。他笑了,说:“发什么呆?不想闲着就过来帮忙。”

他明明在笑她傻,可那笑容落在赵雪梨眼里,却甚是璀璨好看。

她抿了抿唇,走过去,问:“薄何哥哥,我可以帮你做点儿什么?”

薄何给了她一份熟悉又轻松的工作——熬粥。

就连薄何哥哥都知道,熬粥是她比较拿手的事情。

两人都在认真做着事,赵雪梨觉得这种气氛非常好。

熬粥并不需要花太多精力,她淘完米,将米和水放进锅里,然后开火煮着。她观察了一会儿后,对薄何说:“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嗯。”薄何应了一声,“尝尝这汤的咸淡。”

赵雪梨走了过去。他用勺子舀了一勺清汤,朝她递了过来,随后又想到什么,移到自己唇边轻轻吹了吹,才递到她嘴边。

赵雪梨没想到薄何会亲自喂她。她低头抿了一口,这汤清醇,咸淡适中。

“嗯,很好喝。”她低着头,不敢抬眼看薄何,害怕被他发现自己羞红的脸。

中午,薄何和赵雪梨吃完饭,一起看电视。

其实,赵雪梨在家是从不看电视的。她虽然跟薄何领证了,但他们之间还不是熟悉。她一看到他,依旧容易紧张。所以她需要缓解自己的紧张,看电视是最好的选择。

屋里,两只猫在互相追逐,闹出了一点儿动静。不过因为这声音,两人也不那么尴尬了。

两只猫跑到赵雪梨的身边。赵雪梨看到一个方形的小盒子滚落到脚边,她好奇地捡了起来,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枚钻戒。

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赵雪梨又感觉有些尴尬。她看向身边的薄何,说:“对不起,我……”

话未说完,薄何便拿过那个盒子,将里面的戒指拿了出来。

他单膝着地,跪在赵雪梨面前,朝赵雪梨伸出一只手。赵雪梨愣住了,半天不知该怎么做。最后,还是薄何执起她的左手,将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赵雪梨的右手有些颤抖地握住了那枚戒指,轻声问:“这是给我的吗?”

“嗯。”

赵雪梨半晌没有说话,她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感觉自己在做梦。

明明前一天,她还以为他们两人这辈子不会再有过多往来,明明在心里想好了 ,不管有多喜欢也要忘掉他,可是……

看着他单膝跪在自己面前,动作轻柔地给自己戴上戒指,赵雪梨忽然觉得那些被他遗忘伤害的日子在这一刻得到了弥补。

“谢谢,”她咬着唇,“可是我没有帮你准备新婚礼物,我……”

她想说之后她会认真准备的。薄何却摸摸她的脑袋,安抚她道:“没关系。”

“哦……”赵雪梨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可话到嘴边却只有一个字。也许是还没有习惯现在的身份,明明是离她那么遥远的人,此刻却成了她的丈夫。

丈夫,多么亲密的一个身份……

之后,她时不时就去摸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好像它是世间绝无仅有的珍宝。

薄何问她需不需要睡午觉,赵雪梨承认自己有一瞬间想歪了,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睡觉?在他面前吗?

“如果你还没适应过来,先在沙发上靠一会儿。”薄何似是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对她说:“慢慢习惯,这是你的家。”

“好。”赵雪梨心里一暖,应了一声,在沙发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

可她哪能睡得着呢?她似然闭着眼睛,但一直留意着薄何那边的动静。

薄何的手机突然响了,大概是不想吵醒她,他轻轻地离开客厅,去了书房。

雪梨偷偷睁开眼,看到书房门留着一条缝,在这门缝中,她可以看见他高大的背影。

她看着这个渐渐熟悉了一点点的房间,还有她身边熟睡的两只猫,心里一片宁静与幸福。

过了一会儿赵雪梨悄悄坐起来,看见沙发边搁着一本书,便拿起看了看。那是一本英文书,应该是他午休时阅读过的。

翻开第一页,她看见了他苍劲有力的字迹,是一串英文。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我们都身处阴沟,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这是著名作家奥斯卡·王尔德说过的一句话。

赵雪梨一怔。这时,书房那边传来声响,薄何要出来了。

她慌忙放下书,闭上眼睛。她感觉身边的一只小猫朝薄何跑了过去,薄何抱起它,小声对它说:“乖,别吵到她睡觉。”

她的手在身侧轻轻握紧。

Part.6

下午,薄何送赵雪梨去公司。雪梨去办公室向夏可报到,夏可见到她便板着一张脸,说:“一上午都没来,你干脆下午也别来了。”

“哦。”赵雪梨应了一声,“谢谢夏姐,那我回家了。”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不给夏可反应的机会。

夏可见她走得干脆利落,愣了片刻,接着勃然大怒道:“我这是让她走的意思吗?她不想干了吗?”

一旁的阿洁忙上前拍马屁:“小丫头不懂事,您别跟她一般见识,别气坏了身体。”

夏可咬牙切齿地说:“等着吧,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丫头的!”

其实,赵雪梨在来公司的路上便决定下午请假,回家一趟。薄何在送她来公司的路上对她说,因为婚结得比较匆促,所以他考虑得也不够周到,等过段时间他会正式登门拜访她的家人。

但是赵雪梨不想让薄何来家拜访,因为昨晚纪小楼对她说:“大橙子不希望你跟薄何在一起,如果这件事让大橙子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极力反对的。所以雪梨你一定要想好怎么跟大橙子说这件事。”

想好的结果便是什么都不说,先直接先领证。

不过现在,她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了。她与薄何结婚了,他自然是要见她家人的。

赵雪梨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思考该怎么向父母和赵济橙开口。她看着手中红彤彤的结婚证,心里没底,却并不害怕。

她突然想起下午的场景——

“晚上我来接你?”他的头发擦过她的脸颊,柔柔的、痒痒的。

赵雪梨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说:“不用。”

“那你自己回家?”他的声音太温柔了,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回家”是指回他们两人的家。

所以,以后他们要住在一起了吗?虽然已经是夫妻了,可是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就在她不知该如何回答时,薄何已看穿了她的心思,伸手揉了揉她的黑发,温和地笑了笑:“没关系,我不强迫你,你可以慢慢适应。”

这么好的薄何,她绝不能让哥哥欺负他。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2/5/19 16:4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