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3章 您在跟我开玩笑吗?

“还需要问?”苏余笙反问他道,随即又继续开口:“他出卖了我的父亲,出卖了我。”

说罢,冷眸若有若无的扫过自己肩膀及身上的伤痕。

林如峰当年全靠父亲的一手提拔,才能在上海滩混得风生水起,在上海滩能有一份名望之位。

如今,却在他父亲最危难的时候,在父亲的背后捅刀子,还派人抓了她,严刑逼供于她,这种阴险狡诈之人!绝对留不得!

傅景琛轻轻地捏住她的下颚,别有深意的开口:“不用我帮忙?”

苏余笙微微挣脱,离开他的手,离远他的身体,眉眼含笑:“少帅,您在跟我开玩笑吗?”

她苦练多年本事,傍身行走在乱世,怎么可能会需要别人代劳?

---

上海滩难得的雪夜。

寒意凛凛,有些冷的刺骨。

傅景琛的副官此时已经在门外候着,见傅景琛踱步出来,迅速的整理下着装,端正的行了一个军礼。

看向傅景琛的同时,视线也不经意的掠过了跟在傅景琛身后的苏余笙,脸上不禁闪过一抹惊艳。

接着,就是绅士的上车仪式。

车内的坐垫很是舒适暖和,傅景琛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坐在他身旁的苏余笙,双目从上车开始,就没离开过车外的雪夜。

“今晚出席宴会的客人,有不少都认识你的父亲苏镇天,毕竟,卢家在上海滩的势力,足够有面子能将上海滩的所有名门望族都邀请过来,到时候,你的眼睛擦亮些。”

突然,未睁眼的傅景琛开了口沉声道。

“我认识的人不多。”收回视线的苏余笙微微半垂着脸,淡漠的开口。

还记得以前,父亲从来不会让外人来家里办事,不论是什么事儿,更加从来不带她出门去交际,再然后,就让她出了国,出国之前,她在家中一直都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如同早期的闺中大小姐一般。

而此时傅景琛的话,却让苏余笙忍不住反映过来,父亲似乎一直都有意将她藏于人后,不露与世。

傅景琛缓缓睁开眼,转过头看向她:“不管你之前认不认识,今晚开始,你就要开始慢慢认识他们了,或许,他们之中,会有人知道你父亲的下落,也不一定。”

苏余笙闻言未答,只是抬头,继续看向窗外,不言不语。

大约半小时后,汽车开上了山路,穿过镂空的铁质花门,驶进一处华丽的大院。

坐在车内的苏余笙,看着车外不断掠过的看守士兵,不难知道,这里的守卫,十分严谨,每一位士兵,都是装备着真枪实弹。

汽车停住,副官率先下了车,快速的拉开后座的车门。

傅景琛迈步下车,绅士有礼的弯起自己的手臂,示意苏余笙。

苏余笙自然顺从的下了车,挽住傅景琛,优雅的用另一只手微整下自己的礼服。

宴会七点半,正式开始。

客人们,也来的差不多了,唯独少了今晚最重要的那一位客人,北地少帅,傅景琛。

伴着轻快优雅的西洋乐曲,傅景琛携着苏余笙,恰巧的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引来全场的瞩目。

多数人的视线,都下意识的朝着苏余笙望去。

毕竟,对于傅景琛,在座的宾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反而是傅景琛身旁的这位芊芊少女,齐耳的短发,精致的面庞,看着眼生得紧,不知道是哪家的名媛千金,能被挽着傅景琛出现。

到底是名门望族,侍者比任何一个人都快速的反应过来,立刻恭敬的上前,想要帮苏余笙拿走披在肩上的大衣,谁知,还不等苏余笙动手,傅景琛却先侍者一步,在众目睽睽下,亲自帮苏余笙拿下大衣,再转手,交到侍者的手中。

傅景琛一把揽过苏余笙的腰身,而苏余笙则顺从的随着他走。

副官跟着傅景琛的身后,见了他这般的举动,心底暗自感觉意外。

苏余笙的身上有伤,需要掩盖,所以傅景琛亲自特地为她选了一件长袖长摆的西洋长裙,衬托着苏余笙玲珑有致的身材,盈盈而立,配上那精致的面容,实在很难不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

周围的宾客们,立刻就开始了窃窃私语,互相交换着眼色。

堂堂北地少帅,竟然对一个小姑娘如此的体贴照顾,可见两人的关系,非同寻常。

傅景琛才一出现,周围就立刻有人上前去寒暄。

不管男女老少,他们对傅景琛的态度,都恭敬客气的令人惊叹,而傅景琛却对他们始终保持着,冷冷淡淡,不近不远,说他没礼貌,话语和态度上却又实在是挑不出来毛病。

“哈哈哈——傅世侄,你来了!”突然,远远地,传来了一声高喊。

苏余笙偏了偏头,循声望去,来人是个大腹便便,油头满面的中年男子,穿着虽然立领马褂非常得体,但那一脸横肉,配上光头,嘴上带着笑意,气势中却带着浓浓杀意。

别人或许感觉不到,但是苏余笙,却清晰非常的感觉到。

此人正是卢云斯,掌管着半个上海滩的大军阀,势力非常,几乎可与傅景琛的地位所匹敌,至于身份谁高,那就看在每个人心中的态度了。

而卢云斯这个人,笑里藏刀,喜欢背后算计人,阴险狡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因此,暗地里,人都称呼他为“笑面阎罗”。

只见他此时正揽着一个妆容艳丽,身段妖娆的女子,不紧不慢的朝着傅景琛走过来,而他揽着的女子,正是欢乐门的台柱子,恐怕在上海滩的男人,无人不知这位极富艳名的大歌星,白梦露。

傅景琛浓眉一挑,握住卢云斯伸出的手:“卢司令,谢谢您的邀请。”

他唤他“世侄”,他只尊称他“司令”。

这一来一回,其中分明有了疏远之意。

卢云斯听了心中不大高兴,但面上的笑容不减。“世侄啊,来了上海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为你接风洗尘啊。”

他身边的白梦露更是笑得妩媚:“傅少帅,幸会幸会,小女子真是久仰您的大名了。”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4/5/28 8:4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