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1章 你逃不掉的

北地,民国十七年。

破败肮脏的囚室内,满身鲜红伤痕布满了角落里的娇嫩少女身上。

从被折磨开始一直到现在,她都一声不吭,不哭,不闹,不动,一双幽黑无神的双眸,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那个不停在挥舞鞭子的中年男人。

“呸!死丫头!简直是不知死活!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老子的鞭子硬!”挥舞鞭子的中年男人恨声唾骂,一副贼头鼠目的模样,在满载贪婪和气愤的衬托下,面容狰狞不堪入目。

浸泡过盐水的鞭子,在囚室里,被挥舞着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让少女皮开肉绽。

男人狠狠的挥舞着手里的鞭子,片刻,中年男人喘着粗气停下手来,眼见再这么抽下去都徒劳无果,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愤恨的站起身,离开时还不忘瞪着角落里的少女警告道:“死丫头!再不说出金子的下落!老子今晚就立刻弄死你!妈了个巴子!”说完,中年男人将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扔到地上,转身打开囚室的铁门走了出去。

TMD!苏振天那个老不死的!居然养了一个这么硬骨头的女儿!呸!老子不弄死她老子跟她姓!

中年男人狠狠的将铁门哐啷关上,愤恨离去。

而刚刚还虚弱不堪的苏余笙,见到中年男人离开,突然就站了起来,丝毫不管不顾浑身的伤痕,随意的抬手抹了一下额头前所留下的鲜血,神情冷漠,轻声靠近囚室的铁门口。

眸光扫过地上的鞭子,苏余笙快速捡起,随即目光看看向铁门上的缝口外,手也不停歇的将鞭子一圈一圈的,紧紧的绕在自己的手腕上。

她屏息等待着。

等待着时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而她却依旧纹丝不动。

终于,外面有了动静。

苏余笙靠墙而立,双手伸直鞭子,藏身在铁门旁的黑暗角落。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余笙双眸冷冽,屏息静气。

哐啷一声,门锁开了。

那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狠狠扯开铁门,谁知铁门一打开,却不见原本应该在角落处缩着的苏余笙,顿时愣住。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藏身在铁门旁角落里的苏余笙猛地上前,双臂一伸,套上中年男人的脖子,迅速地用力绷紧手中的鞭子,狠狠勒紧。

“呃——”

中年男人面目骤变,脸色从青紫慢慢涨成了紫红色。

苏余笙死死的勒紧手中的鞭子,眸光愈发的暗沉。

只消片刻,中年男人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立刻就断了气,僵硬倒地。

松开手的苏余笙,这才微微气喘了起来,随即立刻扔掉手中的鞭子,弯下腰,在中年男人的身上摸出了一把手枪,利落的打开一看,六发子弹,全满。

看着手里的手枪,面无表情的她这才微微上扬干裂的嘴唇。

除去死了的这个,外面还有五个同伙,六发子弹,足够了。

苏余笙猫着腰,赤脚离开囚室,踏上囚室外冰冷的台阶,无声无息的朝着外面快速的移动着。

“嘭——!”

“嘭——!”

“嘭嘭嘭!——”

随即,刺耳的枪声划破寂静的黑夜,响彻天空。

五个人,五发,干脆,利落,全灭。

已经成为尸体的五人瘫倒在冰冷的地面,瞪大的双眸,神情愕然。

苏余笙踢开脚旁的尸体,快步走到桌旁,拿起桌上的电话,播出一串烂记于心的电话号码。

“喂?你们到底搞什么?一个小丫头而已,到现在都没问出结果来!动作要快!再这么拖下去——”

听筒另一旁,一个很是熟悉的声音传来,苏余笙不怒反笑,幽幽开口:“叔叔,看来我要让你失望了……”

“……你……”

对方瞬间沉默。

苏余笙幽深暗沉的语调,让对方愣在了原地,缓不过神来,语气中充满了惊愕,不可置信。

“你……你是……你怎么会……”

“叔叔,别急,您放心,既然您这么想知道结果,我很快就会去见您的……”

话撂下,不等对方回应,苏余笙便狠狠的撂下听筒,清冷的神情中泛着浓郁的肃杀之气。

苏余笙从其他人的身上重新找出子弹,装满手中的枪,扯下尸体上的黑色风衣,将自己裹紧在风衣之中,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风雪交加的黑夜之中。

背叛者,她定会让他不得好死。

……

火车吱呀吱呀的在行驶着,苏余笙坐在软卧包厢里,手中翻看着最新的报纸。

只见报纸的每一页上,几乎都写着同一个人的名字,苏镇天。

“笙丰银行行长苏镇天监守自盗,携不可计算的黄金潜逃,至今下落不明!”

苏余笙泛白的指尖在触上报纸上“苏镇天”三个字时,轻颤,往下看去:

无法估算数量和重量的黄金,就这样突然不翼而飞,此事引起整个上海滩名门望族以及政府的高度重视。而和黄金一起消失的,那位曾在上海滩响当当的大人物,银行家苏镇天,更是在黄金消失的当晚,一夜之间,成为了众矢之的。

合上报纸,苏余笙随意的将手中的报纸扔在一旁,抬眸,俏耳微动,仿佛在听什么。

车厢的门,突然打开,此时正一副学生打扮的苏余笙面无表情的看着映入眼帘的乘务员。

“小姐,请问您需不需要晚餐?”

身着制服的乘务员,推着餐车停在车厢门口,温文有礼的对着苏余笙低声道。

苏余笙闻言柳眉微挑,摇了摇头。

那乘务员见状神情骤变,目光死死的锁在苏余笙的身上。

突然举起餐车上的热水杯,朝着苏余笙泼去。

苏余笙迅速的侧身一闪,顺势伸出脚,勾住了乘务员的脚踝,乘务员一个不妨,整个人便被拖倒在地,结果,还未落地的滚烫热水,尽数洒在了乘务员的身上,烫的他面目狰狞。

茶杯落地,碎片遍地。

苏余笙眼疾手快的捡起地上锋利的碎片,直抵乘务员的喉咙,压低声音,冷声道:“谁派你来的?”

乔装打扮成乘务员的男人见状,恨恨咬牙开口:“苏余笙!你逃不掉的!到处都是我们的人!”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4/7/18 0:4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