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一章 被逼结婚

A市,一个极其平常的上午,热闹繁华的大街、熙熙攘攘的人群、络绎不绝的车辆……

在这座由钢筋混泥土和人所构筑成的世界里,一切的繁忙、喧嚣、浮躁,都显得特别平常。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平常的上午,却发生了一件不平常的事情……

马路上……

“该死,怎么堵车了!”

在一辆漂亮的兰博基尼豪车内,一位穿着黑色西服、身材高大、模样俊郎的男子懊恼地拍打了一下方向盘。

他的黑色西服上还别着一朵好看的红花,头发梳理得特别有型。

“不行,再这样磨蹭下去的话,我一定会被他们抓回去的!不行!我要用跑的!”

话音刚落,男子便打开了车门,飞快地向前跑着。

“二少爷!你跟我们回去吧!你逃不掉的!”

就在男子拼命奔跑的时候,他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声声男声。

他回头一望,只见四个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的青壮年男人正对他穷追不舍。

“我告诉你们,回去告诉宫海这个老东西,我宫峻熙,就是死在外面,也不会回他的家!”

宫峻熙回头冲那四个男人大喊道。为了把那四个男人甩掉,宫峻熙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加快了奔跑的脚步。

另一边……

一个上身穿着白色体恤,下身穿着蓝色超短裤的年轻女子,手中把玩着一支精美的钢笔,正向奔跑着的宫峻熙缓缓走来。

“今天是允晨哥的生日,这支钢笔,他一定会很喜欢的!”女子轻笑道。

可就在这时,女子抬眼一看,只见宫峻熙正向她飞奔而来。

“喂,你干嘛!”

女子话音刚落,她还没来得及闪躲,只见宫峻熙已经撞上了她。

她手中那支精美的钢笔,也掉到了地上。

偏偏好巧不巧,宫峻熙一脚又踩在了那支精美的钢笔上,钢笔的笔尖被踩断了。

“你这人神经病啊!大白天的,在街上跑什么!你知不知道我被你撞得很痛诶!”女子冲着宫峻熙大吼道。

“小姐,实在不好意思。对不起!”讲完这句话之后,宫峻熙拔腿又准备跑。

“喂!你这人,有没有良心啊!你看看,你把我的钢笔给踩成什么样子了!你知道吗?这支钢笔是我今天才从商场里买回来的!派克的!588呢!你必须赔我!”

女子猛然抓住了宫峻熙的手腕,怒视着他。

“小姐,真的对不起!你放开我!我拜托你!你先让我走好不好!等以后,我一定赔你一支原模原样的!”宫峻熙四下张望道,时刻留意着,父亲的人到底有没有追上来。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呀?把你放开!你拔腿跑了!以后我找谁赔钢笔去?我不管!反正!你现在就得赔我一支原模原样的钢笔!”

“这支钢笔,是我用我做了一个月兼职的钱,给我男朋友买的,今天是他生日!现在这件礼物,被你毁了!你就必须赔我!”

女子死死地抓住宫峻熙的手腕,就是不放开他。

“我的姑奶奶,我的祖宗,我求求你,你放开我好不好!我……我真的有急事!”宫峻熙欲哭无泪道。

他知道,如果再和眼前这个黄毛丫头耗下去的话,他一定会被父亲的人给抓回去的,所以,他一定要想办法摆脱她。

“看你打扮得西装革履的,胸前还别朵花,怎么,你是赶着去结婚吗?就算你是赶着去结婚,也得先把我的钢笔赔了,再走!”女子还是死死地抓着宫峻熙的手腕,就是不放开他。

“小姐,谢谢你的帮忙!二少爷,这下,你逃不掉了!”

这时,追赶宫峻熙的那四个壮男跑了过来,其中两个男人,一人按住了宫峻熙的左肩,一人按住了宫峻熙的右肩。

“你们这些混蛋!放开我!赶紧把本少爷给放了!放开!放开!放开!”

宫峻熙拼了命地挣扎道,可是按住他肩膀的那两个壮男,肌肉骨骼格外发达,像是那种训练有素的专业保镖,宫峻熙根本挣脱不了他们。

“小姐,谢谢你,要不然,我们不可能那么顺利就抓到他,谢谢你。”领头的那个男人向女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少说什么谢不谢的,我和他的账还没有算完呢!我的钢笔被他给踩坏了!他必须得赔我!”女子捡起了地上那支被踩坏的派克钢笔。

“小姐,这是我们家二少爷,我们必须带他回去见老先生。这样吧,这支钢笔多少钱,小姐,你说个价钱,我赔你钱行不行!”领头的那个男人再次和气地说道。

“呵!你们又是二少爷,又是老先生的,演豪门恩怨剧呢!傻不傻!赔钱也可以!588,现金马上给我,一毛钱都不能少!”女子双手叉腰道。

男人听罢,没有说话,径直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钱包,从钱包里拿出了六百元现金,递到了女子的面前。

“多谢你!”

“有病吧!给人赔钱,还多谢别人!”女子暼了一眼,眼前的男人,从他的手里拿走了那六百元现金。

“你这个女人!都怪你!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的大事!”

“如果不是你一直抓着我的手腕,不让我走,我根本就不可能被这些人抓到!”

“女人,我告诉你,我记住你了!终有一天,我要好好地教训你!”

“今生今世,我不会放过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宫峻熙被两个男人拖着向前走,他拼了命地转过身,冲女子歇斯底里道。

“神经病!我韩雨馨今天碰到你,才是倒了大霉呢!不放过我?你来啊!有本事你就来啊!小姐我随时奉陪,哼!”

韩雨馨冲着远去的宫峻熙,做了个鬼脸。

“倒霉鬼!”

“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支钢笔!”

韩雨馨冲着手中那支被宫峻熙踩坏的钢笔,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堆满了鲜花和彩色气球的婚礼现场……

“你们不要押着我,我自己会走!放开!”宫峻熙仍然拼命地挣扎道。

“二少爷,那可不行。我们这一放手,你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领头的男人说道。

“老先生,二少爷带回来了!”领头的男人说完,便站到了同样穿着黑色西服的宫海旁边。

“做得好!”宫海轻轻一笑。

“峻熙,这是婚礼现场,爸爸,还有慕伯伯,慕伯母,都在。你怎么可以丢下梦琪,一个人逃之夭夭呢?你这样做,让爸爸的脸往哪搁?你让梦琪情何以堪?”

宫峻熙的大哥宫峻明走到了宫峻熙的面前。

宫峻熙回头一看,只见慕梦琪正穿着一身洁白的抹胸婚纱,手中拿着新娘捧花,正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

“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婚礼,这也根本不是我想要的爱情,这场婚姻,只是宫家和慕家,为了商业合作,为了利益而搞出来的一个形式而已。”宫峻熙冷魅一笑。

“峻熙,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宫峻明瞪着宫峻熙道。

“很简单,宫家不是需要资金来周转吗?反正宫家只是需要钱而已,娶谁嫁谁都不是最重要的。干脆,大哥,这个新郎你来做吧!”宫峻熙冲着宫峻明邪魅一笑。

“混蛋!你在说些什么混账话!我承认,梦琪是一个又漂亮又善良的女孩子,因为我们宫家和慕家一直都是世交,梦琪和我们兄弟俩从小就认识!”

“我也承认,我喜欢梦琪,如果梦琪也喜欢我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就娶她进门。可是,梦琪,她一直喜欢的人都是你啊!”

宫峻明大声道。

“梦琪,我很感谢你能看得上我,不过,我只把你当成我的妹妹,我对你,真的一丁点儿男女之情都没有。”

“你应该嫁给真正爱你,能够真正给你幸福的人,可是,那个人,不是我。”

宫峻熙扭头,冲慕梦琪抱歉一笑。

“峻熙,你不要这么说,你喜不喜欢我,我,我不在乎,你只要让我喜欢你,让我在你的身边,照顾你,陪伴你,支持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峻熙,嫁给你,我不会后悔的!”慕梦琪温柔地说道。

“好了,峻熙,你闹够了没有!在婚礼现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逃婚,这种丢脸的事情,你居然都做得出来,我宫海这张老脸,全让你给丢尽了!”宫海突然大声道。

“爸爸,我今天叫你一声爸爸,还表示我依旧尊重你。”

“一直以来,你在乎的都是你的颜面,公司的颜面,金钱和利益,你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你从来就没有真正地关心过我,你从来就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爸,我告诉你,今天这个婚,我是不会结的!”

“今天,要不是那个臭女人,我根本就不可能被阿K他们抓回去!该死的女人!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来找你算账的!”宫峻熙瞪着自己的父亲,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在心里暗想道。

“小兔崽子,现在可由不得你!你难道就真的不明白吗?我们Red Queen现在面临着很严重的财政危机,如果一直争取不到融资的话,工资发不出来,我们没有办法向全公司上上下下几千名员工交待!”

“现在,你慕伯伯,慕伯母已经答应了,只要你和梦琪结婚,慕家的资金就当做梦琪的嫁妆,给我们,这样,我们Red Queen就有救了!”

“今天,这个婚,无论如何,你都非结不可!”宫海拿起了一旁的手杖,一下子站起了身。

“呵!这个公司是你的,不是我的。Red Queen的死活,根本就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再说,有大哥在,你也不会把这个公司给我的,不是吗?”

“大哥是亲母生的,我是继母生的。这一点,你分得特别清楚。从小到大,大哥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我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

“都说家里面最小的那个就是最受宠的,而我们家却恰恰相反。”

宫峻熙冲着宫海,玩味一笑。

“峻熙,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母亲到底在哪里吗?”宫海突然间说出了这样子的一句话。

“我生父死得早,在我三岁的时候,我妈就带着我,嫁给了你。后来,要不是你和你女秘书偷情,让我妈撞见,她怎么会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你快告诉我,我妈到底在哪里!”想起自己的母亲,宫峻熙的拳头,握得更加地紧了。

“想知道你妈到底在哪里!今天这个婚,你就必须结!你不结的话,我就永远不会把你母亲的下落告诉你。因为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在哪儿!”宫海笑了笑。

“你卑鄙!”宫峻熙吼道。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现在,你已经没得选了!”宫海说道。

宫峻熙死死地盯着宫海,眼睛里充满了恨意,继而,他二话不说,跑到慕梦琪的面前,一下子执起了她的手,把一枚亮闪闪的钻戒套进了她的无名指。

“这个婚,我结了!”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4/7/17 23:2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