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17章 事发

“哥哥,不要这样。”温暖狠狠的往下咬了一口,猛地一推,才将他推离了一些距离,乌黑黑的眸子冷冷的望着他。

魏子健退后了一步,伸手擦了擦唇边溢出的鲜血,望了一眼,不在意的道,“不喜欢吗?”

“哥哥,今天的事情我当做没有发生过,要是你觉得我讨厌或者厌恶,大可以当做我不存在。”温暖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中早已经镇定无比,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除了那异常红肿的唇,异常燥热的空气。

魏子健再次用晦暗不明的神色盯着她,唇上还残留着她致命的甜美。对他来说,温暖就像是罂粟一般的存在,危险而又致命。

从小开始,他就在拼命的让她注意自己,这种感觉慢慢到了现在,他也很苦恼,为之挣扎过,想过不见她,远离她,但是,脑海中浮现的那张小脸却疯狂的折磨着他。他还找了不同的女人去代替,但是只有在漆黑清冷的夜里,他才能清醒的告诉自己,这都不是温暖,他不要!

这一切,都快折磨到他要发疯,是的他快要疯了。

“哥哥?我从来不是你的哥哥。”魏子健的视线紧紧的绞在她的脸上,瞳孔微扩,带着几分迷惘。温暖与他视线交汇僵持了两秒,有些狼狈的别开视线,身子下意识的倒退了几步,有些警惕的站着。

魏子健转身,上半身趴在栏杆上,好似在平复自己的心思。温暖见他没有在动作,轻舒出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伸手抚了抚还带着他独有味道的唇,想着待会去洗手间重新补个妆。

两人这样静静的呆了片刻,温暖才重新将视线放在魏子健身上,

魏子健感觉到她的视线,才偏过头来望她,细细麻麻的刘海遮住了他眸见的神色,却依然能够感觉出来试下中的那份炙热。

毕竟是她在世上最后的一个亲人,温暖不想将关系弄得太僵,压着声音道,“哥哥,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魏子健哈哈大笑起来,“是了,是醉了,但是醉的不是酒罢了。”说罢,盯着她还是红肿的唇,意有所指。

温暖皱着秀眉,如果换作是别人,她大可以冷下一张脸拒绝,或者用自己的办法躲开,然而是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微肿的红唇轻启,温暖缓缓吐出两个字,“哥哥。”

魏子健觉得这两个字讽刺极了,望着眼前直到自己下巴的女人,他怒道,“是又怎么样?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妹妹。别的男人都可以,为什么我不可以,你想要的一切,我也可以给你,亲爱的妹妹。你不防考虑下?”

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犹如一把把尖锐无比的刀子,扎在温暖的心上,她深吸了一口气,忽略他言语间的嘲讽和疯狂,淡笑道,“魏子健,就是你不可以!”

不等魏子健有所反应,转过身准备下去,不在和他纠缠,“你好自为之吧。”

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转过了身子定定的望着他,“你是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有人关注着,以后还是不要在做了这样没脑子的动作,要是让你粉丝看到,对你的人气也有影响。”

魏子健转过身子倚在栏杆上,盯着温暖,“你是怕那些人知道,觉得你下贱,才这样害怕吧。”

温暖的脸色丝毫没有变化,只是眉眼间多了几分疲惫,语气还是跟往常一般,“只要哥哥开心就好。”

“开心?”魏子健一只手插在裤兜里,“你要是今晚乖乖躺在我的身下,我一定会开心的。亲爱的妹妹,你不是说我们是一家人吗?反正你都跟人睡,跟谁睡在一起不可以?”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她,一只手抚上她的脸,指腹轻轻的摩擦着她娇嫩的皮肤,“与其求外面的那些男人,不如求我。我会更加用心的帮你。”

“你觉得这样羞辱我你的怨气能够好点,就可以了。”温暖甩开他的手,红唇轻勾,微眯了眼睛,眉眼间充满了风情,“比起家花,我更喜欢外面的野花。”

看着她勾唇轻笑的样子,魏子健一句话堵在喉咙间,垂下了手不知道在想什么,温暖直接转过了身,大步的往外面走去。直到从出租车上下来,坐到家里的沙发上,她才将脸埋在双手间,细微的呜咽声破碎这黑的化不开的夜里。

——

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从沙发上醒来,天已经大亮,揉着异常红肿的眼睛,跌跌撞撞的爬去梳洗,刚放下牙刷,落在沙发上的手机拼命的震动起来。温暖刚接电话,传来的是助理着急的声音,“温总,不好了,你快去看看那些杂志的头条。”

她嘶哑的嗓音“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点开了网页,整张网页刷满了她和魏子健昨天在阳台上的照片,上面的字一个比一个精彩。

其中有一家杂志,说的更是有趣,当红明星连拒三家杂志社邀请,为何唯独答应了星杂志的邀约,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美人。不过,星杂志的温主编本人也是颇为欣赏,一个弱女子能够将一家小的杂志社发展成这般的规模。若是美人愿意,在下也愿意倾倒在石榴裙下,付出自己的一份力道。

言语之间,无疑是在嘲讽温暖靠出卖色相,维持着公司。有些评论更是让人气愤不已,直接留言要给多少钱,让温暖陪上一夜,那样子真的把她当做了那般的女子。

她耐着性子将那些评论看完,视线在最后一条信息上顿了顿,没想到这个时候,沈洛阳还会出来帮她说话,可惜,早已经被那些人的信息埋没了。

想起昨晚魏子健对着自己说的话,温暖的眸子里丝毫没有温度,手指按到锁屏键,放到一边,自顾光着脚去挑选了一条平时最喜欢的裙子,然后画上了最精美的妆容,满意的照了照镜子,才踩着高跟鞋如同往常一般去了公司。

电梯门口,有不少的人看着手机对着温暖指指点点,小声的议论着。

“诶,这个不就是照片上的人吗?她住在这里啊。”

“是啊,你不知道啊,她以前跟她老公住在一起的,说起来,她老公长得也不错,高高大大,白白净净的,而且对她也好。真是可惜了。”

“还是早点分开的好,这样的女人,要是换我儿子娶了,这辈子都要被人戳脊梁骨,我前几天晚上,还看到有个男人送她回来啊,你说好好的一个女人,非要做什么事业。这不是惹的一声骚气嘛,我得回去管管我们家媳妇,千万不能学了这种女人。”其中一个,还不屑的撇了一眼温暖,言语中满是厌恶。

温暖好像不曾听到一半,挺直了腰骨,优雅的走了出了电梯,办公室门口,助理真着急的等着温暖,见到温暖,忙冲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下她,才舒出一口气,“温总,你没事就好。”

紧接着又紧张的道,“那个,沈夫人在办公室里面,我怎么拦都拦不住。”

温暖的眸底泛起一丝冷意。拍了拍助理的肩膀,示意她去忙,自己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沈青正坐在温暖的位置上敲着一只腿,听到推门声,掀起了眸子,脸上满是猖狂。

“沈夫人,你这个是什么意思?”温暖浅笑着望着她,“这里好像是我的办公室,你做的好像也是我的位置。”

沈青连站都不曾站起来,笑着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将这个位置让出来,我就帮你去解释。不然,你等着身败名裂吧。”

这次当然也是她的手笔,在秦妙不小心的透露下,她得知温暖要去招待某个杂志社的主编,这中间肯定有什么猫腻。不过,得来的全不费功夫,而且效果更好,如果说只是主编的话,说不定很快就可以被拍平了,但是对方是魏子健,一个当红的大明星。

呵呵,那么多的粉丝,不要温暖的整条命?她是温暖以前的婆婆,要是温暖能够求了她,将公司给她,说不定她能够出面帮她说了好话,将这一切化解。

“沈太太我看你需要的是枕头。”温暖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对着号码讲了几句话后,走到平时用来休息的沙发上,将包放在一边,摸索出一支烟,缓缓的点上,在吐出一个烟圈之后,她忍下喉咙间想要咳嗦的痒意,继续道,“我在怎么凄惨,也比不过沈太太。”

待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温暖将手中还没抽几口的香烟捻灭在烟灰缸中,优雅的站起身来,眉间一片冷意,“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我已经出声警告了沈太太,可惜啊,你一直都不听话,我真不想对以前的婆婆动手,不过我本来就没什么名声,更差点也是无妨。”

话音刚落,办公室进来几个人。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2/5/19 16: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