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12章 祸害

许是因为温暖望着他的眼神太过于有热度,林言安顺着她的视线望过来。

“林总,今天又见面了。”温暖勉强扯出一丝笑意。

还未等林言安有所回复,温暖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林言安这边的包厢内传出来,“林总,是这里的菜不合您胃口吗?”

话音还未落下,一道熟悉的身影跃向她眸底。

秦妙,早上还在陪沈洛阳,现在却出现在这里。温暖痛的眯起了眼睛,眸底闪着点点的嘲讽。

林言安静默的与她对视了几秒,才缓缓开口,“嗯,是啊,以后见面的机会还会有很多。”

“呵呵,林总说笑了。说不定我在睡觉的时候林总你还在办公室里批改文件呢。”温暖熟门熟路的打着太极。

林言安轻轻的勾了下唇,“我比较爱惜自己的身体。”

“林总,你和朋友有约,我就不打扰了。”温暖从头至尾视线都没有落到秦妙身上一秒,对着林言安微微的笑了笑,正想迈步,胃部这边像是在翻江倒海。

豆大的冷汗从额间滑落,她下意识的按着胃部。

刚想转身的林言安看到她瞬间泌出来的冷汗,立马皱了眉头,“你身体不舒服?”

“没事,大概就是没吃早饭,有点贫血,回去泡杯红糖水就好。”温暖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勉强的站起来,轻扯着唇角自嘲,“以前我妈在的时候就经常说我,没有小姐的命,偏偏有个小姐的身子。”

林言安见她还能与他开玩笑,蹙着的眉头下松了开来,凉凉的看了她一眼,“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

等林言安和秦妙两个人消失在一边的拐角处的时候,温暖整个人像是被抽光了力气一般,猛地一下蹲在地上,苍白的脸上布满冷汗,喘着粗气。

“温总。”是助理的惊讶的叫声。

温暖吃力的抬头望去。

入目的是魏子健难看的脸色,看着她布满冷汗,堪比白纸的小脸,眸子里闪过一丝惊慌,“该死的,你做这是怎么了?”

“哥……”温暖抓着他的袖子,喘着粗气道,“止,止痛药。”

魏子健原本只是想出了包间抽支烟,刚抽出香烟,就听到助理的惊叫声,看到蹲在地上的温暖,想都没想的就快步来到了她的面前。他当然知道止痛药对身体的副作用有多厉害,当下也顾不得自己对温暖的恨意,抱着她就往医院走去。

还未出了门,魏子健就已经被粉丝给认了出来,不少热情的女粉丝已经朝着他包围而来。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将墨镜和口罩都放在了包厢里。

一个挺拔的身影从他右侧出缓缓出来,背着光,林言安那张温润英俊的脸泛着丝丝的冷意,“子健。”

魏子健的身子顿了顿,循声望去,见是林言安不由得诧异,“林少,你跟朋友在这里吃饭?”视线不由自主的瞥向跟在林言安身后出来的秦妙。

林言安没有回答,睨了一眼魏子健怀里脸色惨白的温暖,随后拿起手机按了几个键,不知道对着话筒那边说了什么,很开就挂了电话,“我让司机把车开过来,你这样子连门都出不了。”

闻言,魏子健望了一眼不断围过来的粉丝,顾不得拒绝,赶忙抱着温暖打开了后座。

——

此时温暖眼前已经泛黑,全身因为痛意没有半点的力气,无法去思考魏子健这样光明正大的抱着自己出来的后果。待医生拿着刚才拍摄出来的B照,指着她的胃部很严肃的警告她,要是在这样折腾自己下去,迟早会变成胃癌。

只是温暖早已经疼的没有了意识,无法看到围着自己的身边的两个男人一听到胃癌这两个字,顿时都变了脸色,过了半天,魏子健才复杂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温暖,开口问道,“她的胃病有这么严重?”

医生也不知道魏子健,林言安和温暖的身份,但见两人的反应,也能判断得出来几人关系匪浅,不免开口训斥道,作为男人也不知道爱护自己的女人,竟然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查到了这个地步。魏子健大约是还未从胃癌这两个字中回过神,板着一张脸,神色复杂。

没多久,护士就贯穿进来,熟练的给温暖扎针,视线却不由自主的朝着魏子健和林言安的脸上瞟去,有几个不由自主的朝着病房周围打量,以为是在拍了什么偶像剧。

等一大半的点滴挂完,温暖才醒了过来,躺在床上,虚弱的轻咳了几声,立刻引来了魏子健复杂的目光。

里面包含了太对,还有一丝让温暖感觉到诧异的心疼。

好一会儿,温暖这才哑着嗓子开口道,“没想到让你看到我这幅样子。”

“你今天没有吃早饭?”魏子健脸色铁青。

然而这样子的质问,在床上的温暖看来,只觉得无比的可笑,扯着唇讽刺的道,“要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同时完成这么多事情,星杂志早就已经走出中国了。”

在他眼里,从小温暖就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实在的表达着对自己的不满。所以,她现在是在埋怨自己今天早上对她的刻薄?

魏子健垂下眼睫,看着带着怨恨的温暖,静坐了一会,然后站了起来,眼神中带着几分宠溺的看着温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以后不会了。”

温暖感受到头顶传来的一阵暖意,眼神涣散下意识的唤了一声,“哥哥……”

魏子健这样对自己的上一次是在十几年前,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在恨着自己,当妈妈的手无力的在自己眼前垂下来的时候,温暖就知道,自己在这个世间就只有魏子健这么一个亲人了。

魏子健放在她头顶上的手顿了顿,很快像是温暖的头上有什么肮脏的东西一般,猛地收回了手,眸子中很快又浮现出了温暖熟悉的厌恶神色,“你要是想死,也别死在我眼前。你以为这样,会让我有半点的同情?”

温暖怔了怔,“怎么会?哥哥不是一直都做的很好。”

魏子健捏紧了放在背后的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刻薄的道,“温暖,难道你觉得你这样的女人配得到别人的怜悯吗?”

“呵呵……”温暖低低的笑了一声,眼神淡漠冷凉如水,看着已经差不多的点滴,伸手按了铃声,招呼了护士过来拔了针孔,兀自翻过了身,盖上了被子,“都说祸害遗千年,哥哥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像我这样的祸害,怎么会出事,哥哥应该也不想让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辛苦哥哥处理一下今天的事情了。”

魏子健握着的手松了又握,定定的盯着她包裹在被子里瘦小纤细的身子,又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怎么接了她的话,一时间心里乱极了。

走出病房,却发现林言安还在。

“林总?”

林言安深不见底的眸子不经意的朝着温暖小小的身子瞟了几眼,“打完点滴了?”

魏子健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脸色更加变得不好,但是现在也无心跟林言安玩什么游戏,冷声道,“林总回去吧,她睡了。”

再落在他手上拎着的盒子,里面应该是装了什么饭菜,更加的不悦道,“暖暖她从小就挑食,不喜欢吃了外面的食物,她一直抱怨外面的菜里好像都是地沟油,我回去给她炖了粥,只好谢谢林总的好意了。”

林言安微微勾了唇,“怎么你也被暖丫头传染了,一口一个林总,小时候你可不是这样叫的。”

魏子健像是没有听林言安这番话一样,“林总说笑了,我先回去给暖暖准备些粥食,不然她醒了又该叫唤了。”

“要我送你吗?”林言安望了望周围都伸长脖子朝着这里看的人,“你这样回去好像不太方便。”

魏子健打量了下周围,点了点头,极不情愿的说了一声劳烦林总。

两人转过了身,快步朝着电梯走去,到了拐道口,林言安漆黑的眸子又撇了一眼温暖的病房。

许是因为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像极了在妈妈身上的味道,温暖倒也睡得踏实,也不知道是不是魏子健回去后做了应急公关,她醒来下意识的打开手机,看今天的头条,却是某个女明星爆出了什么出轨门事情,将这个网页都翻完,不见一条自己和魏子健的信息。

即便是写着魏子健信息的,也只是关于新作品。落在半空里的心终于松了下来,正寻思的要不要叫助理过来,帮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反正都是老毛病住不住医院其实没什么差别。

退出网页,正打了助理的电话,病房的门就被人拧开,没想到进来的是林言安。

他走进来的那一刻,温暖竟有些慌乱,手指恰好按到扩音器,“温总,我现在过来帮你办出院手续,要我帮你带一份早点吗?”

“你准备出院了?”林言安眯着一张漆黑的眸子望着她问道?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2/5/19 17:5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