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3章 我是谁?你是谁?

  司机巨汗,猛踩刹车,终于在距程念琛约有五六厘米的距离时将车停了下来,他舒了口气,扭头看了眼身后的男人,“楚总,幸好……”

  可是他庆幸的话还没有说完,程念琛便倒了下去。

  楚郴面无表情的横了他一眼,“幸好什么?还不下去看看。”

  陈默眨了眨眼,“楚总,该不是碰到碰瓷的了吧?”

  楚郴无语的看他一眼,“看衣着应该是个女人,哪个碰瓷的会在这样大雨的夜里跑到桥上碰瓷。”

  陈默想想倒也是,快速下车,摇了摇程念琛,“喂,小姐。”

  回答他的是静默,陈默心里咯噔一下,他刚刚真的没有碰到人,颤着手指探了探她的鼻息,虽然很微弱,但是人没死。

  楚郴撑着雨伞下车,当目光落到程念琛的脸上时,眸色骤然一变,是她!是念琛!

  “把人抬上来,去医院。”他一脸焦急,几乎是吼的。

  “可是楚总,工地那边还……”陈默觉得这事不能插手。

  “别废话,将人送滨城医院,再去工地。”楚郴丢掉雨伞抱起程念琛直接进了车里,见陈默还僵立在原地,甩了个眼刀子,“还不上来开车。”

  车子快速开向滨城医院,听说是车祸,值班大夫马上进行抢救,不过没有在她身上找到任何伤口,只是……

  见大夫走出来,一直心绪复杂的楚郴收回纷杂的思绪,“大夫,她怎么了?为什么会晕倒?”

  大夫欲言又止,“你是病人的……”

  楚郴看向陈默,“陈默你去通知一下冯监理,半个小时后我会到工地,让他先组织工人挖掘。”

  陈默点头离开,楚郴看向大夫,“请直说。”

  大夫皱了下眉,以为他是病人的丈夫,“病人身上没有什么伤口,不过身体虚弱,另外我们怀疑她此前似乎遭遇过强暴,至于昏迷原因,有可能是受惊过度,具体的还要等到明天做进一步检查后才能确定。”

  楚郴怔了怔,强暴?!

  大夫叹息一声,“尽快办理一下住院手续吧。”

  楚郴点了下头,这时陈默已经打完了电话回来,“楚总,冯监理说他会妥善处理,绝不会再激化矛盾。”

  “冯监理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陈默,你去办下住院手续,我进去看看她。”楚郴几乎耗费了身上的所有力气,说完,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她似乎很痛苦,眉头紧紧蹙在一起,小脸苍白,整个人消瘦的厉害,跟自己记忆里的那个总是弯着眉眼的她一点儿也不一样,心,就仿佛是有一把刀子刺入进去,用力翻搅,他身子一晃,闭了下眼睛。

  良久,他伸手试图抚平她眉间的褶皱,“念琛--”

  “不要,不要……”她剧烈的摇晃着头,手死死攥着被子,“求你!”

  楚郴呼吸一滞,用力握住她的手,“念琛,醒醒!”

  程念琛悠悠睁开双眼的时候还伴有头痛欲裂的症状,她晃了晃头,入目是男人宛若刀削斧凿般俊逸的脸孔,只是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充满了哀伤以及自责。澄澈的眸子里写满了茫然,可是当她忆及之前的那个梦时,茫然被惊恐替代,“你是谁?”

  楚郴蓦然瞪大了眼睛,声音微哽,“念琛,你不记得我了?”

  程念琛戒备的看着他,“念琛?谁是念琛?”

  楚郴一脸不解,即便时隔十年之久,她或许会将自己忘记,可是她怎么会连自己都不记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了铃,大夫很快进来,为她做了一番检查,示意楚郴跟他出去。

  “她脑后有一个大概鹅蛋大小的肿块,应该是之前撞到了哪里,我怀疑血块正好压迫了记忆神经,所以才会出现现在的症状。”大夫直接开门见山。

  楚郴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你的意思就是她现在失忆了?”大夫点了下头,他继续问道:“那她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

  大夫沉吟了一会儿,“我必须提前告诉你,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恢复记忆,有些人随着血块的消散可能会恢复记忆,不过时间或许一天或许一年,也有可能五六年。我会尽快安排检查,如果血块不是特别严重的话,可以先服用一些消肿散瘀的药物,可如果很严重,而您又希望她可以尽快恢复记忆,可能要做手术。”

  做手术?!

  楚郴的手一点点用力攥成拳,眸底一片阴云密布,到底是谁要这样对待她!

  “砰”的一声,他的拳重重落在墙上。

  大夫惊怔了一下,“您还请冷静,我也只是依据经验,具体的等明天,明天。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2/5/19 17: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