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6章 美男是哑巴

  好在这一次男子并没有再举剑,他只是闭了闭眼,似在压制着心中的怒意,片刻之后便平息了下来。

  舒可宁也算明白了,看来刚刚他是想到伤他的人了吧,这伤口和毒都是致命的,下手无情狠毒,不怪他会那么生气了。

  知道他对自己已经没什么敌意了,舒可宁胆子又大了一点,犹豫了一下道:“我看你不像是舒牧族人,怎么会到了困龙崖,又从上面摔下来了呢?”

  男子依旧没有声音,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舒可宁没有气馁,继续道:“你家是哪里的啊,你告诉我,我想办法上去,然后通知你家人来救你。”

  男子继续沉默不语。

  舒可宁郁闷了,她这分明就是在自说自话,这种感觉真的不怎么好,不由得提高了一点音调:“喂,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啊?好歹给个反映啊。”

  这话落下,男子终于有了反映,但也只是斜睨了舒可宁一眼之后,就略显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额,这是眼不见为净了?

  舒可宁气得咬牙,但随即细细一想,自从他醒来到现在,一个字都没有说过,莫非是个哑巴?

  是了,肯定是个哑巴了。

  自作主张地认定他是个哑巴之后,舒可宁心中的怒气消了,转而变成了同情,“哎,真是可惜了,长这么好看,竟然是个哑巴。”

  老天果然是公平的啊,比如她长得也是眉清目秀,妩媚可人的,却是个没法修习武功的废物,而这个俊逸非凡的男子,却是个哑巴。

  这样说来,他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呢。

  就在舒可宁神游太虚的时候,男子竟然又咳嗽起来,而且一下比一下剧烈,鲜血从嘴角缓缓流出,胸前的白色绷带上更是渗出了鲜红。

  “糟糕,伤口又开始流血了。”舒可宁再也顾不得其他,上前一把抓起了他的手腕,扣上了他的脉搏。

  作为习武之人,让人扣上脉门就等于把命给了别人,男子本能地想要反抗。

  可是才一动,舒可宁就吼道:“你若是想死的话就动吧。”

  这一声吼,竟然让他停住了动作,看着舒可宁的眸光中有着错愕和难以置信。

  他就这么愣愣地看着舒可宁那凝重的小脸,然后任由她掏出几枚银针扎在了他的胸前。

  几针下去之后,男子只觉得闷堵的胸腔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咳嗽声渐止。

  舒可宁呼出了一口气,将银针收回,道:“你老是咳嗽,是因为你的肺受了内伤,我现在只能用银针给你缓解一下里面的浊气,之前也给你吃过治疗内伤的药,原本等你恢复一点元力之后调理下就没事了……”

  说到这里,舒可宁顿了顿,抬眸看了看男子,抿抿嘴道:“可现在的问题是你体内的毒压制了你的元力,一时间肯定难以恢复。若是有外力帮你输点真气或许还能抵挡一阵,可惜我是个废物,没有真元,帮不了你。”

  舒可宁皱着眉头,眉间隐着淡淡的担忧,医者父母心,虽然人家把她给砸了下来,可是她还是想把他给治好了。

  到底该怎么办呢?

  舒可宁低眸沉思着,却没发现男子在听到“废物”两个字之后,眸光微微一闪,看着她的眼中又多了几分深思。

  一阵风带着刺骨的寒意灌进洞口,使得舒可宁一个微微颤抖了起来。

  她这才意识到,因为之前掉入水中,身上的衣衫全部湿透,那身厚厚的棉袄此时就像一个装了冰块的布袋子,让她浑身冰寒。

  再看那男子,却不知为何竟然已经浑身干爽,或许是因为那火热的毒吧。

  舒可宁心中想着,双手抱肩绕着山洞走了一圈,既然冷风能对灌进来,就说明这个山洞不是封闭的,里面应该还有空间。

  果然,她在一些盘根错节的藤蔓后面发现了一个洞,洞口不大,而且隐在藤蔓之后,若不是她看的仔细,还真的很难发现。

  回头看了看依旧靠在石头上的男子,舒可宁道:“我去里面看看,或许能找到一些干柴来生个火,你在这里等我下啊。”

  男子并没什么反映,舒可宁也不期待他能有什么反映,径自撩开那些藤蔓,弯身钻了进去。

  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洞口,男子的视线这才转了过来,看着舒可宁消失的方向,眉宇深沉。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2020/5/31 16: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