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一章

我盘腿飘在半空,撑着下巴居高临下望着那个五官摆在一起活脱脱就是个‘衰’字的倒霉男人,准确地将脑袋钻进刚结好的绳圈,然后把踮脚的石头一蹬,在一棵歪脖子树的树杈上成功干掉了自己。

片刻,一缕亡魂飘出躯壳,被早已等候在旁的牛头马面用锁链牵住,在这江南早春中午的暖阳和风中,悠然远去。

“他为什么要死呢?”

“不想活了。”

“为什么不想活呢?”

“因为想死。”

与我并排坐着的夜墨露出醍醐灌顶般的夸张表情:“哎呀我家萧遥就是有文化!”

点点头,我恬不知耻:“那必须的!”

我俩正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淡,一个几乎是把脑袋侧着横放在左肩上的小老头,忽然从地底下冒了出来,皱巴巴的脸上耷拉着两道稀疏疏的白眉,模样很悲催,声音很苦逼:“你们这两只妖怪真是好狠的心呐,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人去死啊?”

夜墨吊儿郎当地揽着我,竖起食指冲他晃了一晃:“如果他想死你却偏不让他死,他不想活你却非要让他活,那才是真狠心!”

我深以为然:“可不是,你瞧那人印堂黑的,就算不死也是活受罪。其实说起来,你给那些想要寻死的人提供了这么便利的免费天然条件,也算得上是功德一件吧!”

老树精愁眉苦脸地摸了摸自己的歪脖子,万分忧郁地叹了口长长的气:“那些个鸟功德关老子屁事?老子又不要成仙!不过你们说,究竟是因为老子的脖子歪所以他们才总来上吊,还是因为他们总来上吊所以老子的脖子才歪呢?这个问题实在是太深奥了,老子得好好想想,嗯,想想……”

歪脖老头边叨叨边缩回地底下思考这道堪与‘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站在同一高度的哲学命题,我见热闹已经瞧完,便拍拍手站起来,准备去寻个别的乐子打发时间。不料一转身却对上了两只贼光闪闪的幽黑眸子,吓了我一跳。

夜墨正一脸严肃地将我望着:“我不是因为变成妖怪才爱上你的,我是因为爱上你才变成妖怪的。”

我便也认真地想了想,也换上了万分严肃的表情:“我是因为一睁眼就是妖怪,所以没办法才只好做妖怪的。”

“……”

夜墨横眉立目地将我怒视,我便用善良无辜的小眼神与其深情凝望。三个呼吸,他便如同以往的无数次那样毫无悬念地败下阵来,瘪瘪嘴,委屈扭头:“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我笑嘻嘻凑过去,刚想给他顺顺毛,便听远处忽地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眨眼,一个人形肉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滚了过来,再一眨眼,一只浑身赤金的大鸟紧随其后俯冲而下,在肉球那寸草不生的脑袋上一阵狠命乱啄。

肉球一边抱头鼠窜一边狂叫:“救命!啊啊啊……”

我和夜墨对视一眼,默默退后三丈,表示私人恩怨绝不参与。

肉球大骂:“见死不救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善勒个哉的!”

对这样明目张胆的妖身攻击,我勃然:“你才是人你全家是人!”

“……”

在地上连滚带爬避开了鸟嘴的又一轮攻击,肉球非常无耻地逃窜到夜墨背后躲起来,非常没骨气地讨饶:“行行行算我怕了你了,可你总得给我点时间仔细想想啊女施主!”

大鸟倒也干脆,立马罢嘴,翅膀一收落了地,化成了个亭亭玉立的漂亮姑娘。

看上去约莫如人类十二三岁的少女模样,身量尚未完全长开,模样粉嫩可爱,可滚圆的眼睛直直瞧过来的时候却那叫一个杀气四溢。

我的心肝不禁颤了一颤。

夜墨则非常识时务的揪着肉球的衣领将他拖出来,一脸的痛心疾首:“连这么小的姑娘你也欺负,佛祖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

我遥望着那已然满头是包的秃脑壳,摸着良心说了句公道话:“你想多了,佛祖的脸大得很,才不怕丢。”

“歧视大脸是不对的!”肉球脱口而出大不敬,呆了一下,忙摆手:“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亵渎佛祖是要遭天打雷劈的!阿弥勒个陀佛!”

这番不着边际的胡言乱语终于让姑娘失去了耐心,一声怒哼,再度化身成鸟,翅膀一扇,方圆十里顿时一片飞沙走石。

如此无差别攻击让我和夜墨这两只被殃及的池鱼只能选择自救,抓着肉球那不甚明显的脖子一通掐:“自己闯的祸自己收拾,不然以后吃饭喝酒你来付账!”

被威胁的肉球挣扎着翻出白眼:“我说还不行吗!人穷就是志短啊慈勒个悲的!”

许是吸取了之前的经验,那大鸟听了这话也不下来,只是于空中平平展翅,在沙石的余威中居高临下的凉凉看着。

“虽天机不可泄露,然则,所谓佛渡有缘人。念在女施主这般执着的份上,贫僧就拼却逆天而为损了功德,姑且提点一二。”肉球瞬间敛去由内而外的窝囊猥琐,换上一身的大义凛然,说完,拍拍衣服上的土,挺着肚子站直,双手合十闭上眼口中念念有词,少顷,用一种特别空明的口吻缓缓道了一个字:“南。”

大鸟的眸子微微转了转,口出人言,声音倒极是清脆悦耳:“南?”

“一路向南。”

“多远?”

“要看你们的缘分有多深。”

“只要往南走,就能找到他吗?”

“要看你的心有多诚。”

“如果找不到呢?”

胖和尚双目微阖,面带悲悯:“万事皆有因果,不可入了执念。佛曰,一切随缘。”

大鸟似是凝神想了片刻,而后点了点头,振翅,化为一道金光瞬息不见。

有风吹过,掀起袈裟的衣角。仿若正在菩提树下拈花一笑的得道大师终于慢慢睁开眼,深深地注视着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宝相庄严:“二位施主,请贫僧喝个花酒压个惊呗!”

我和夜墨:“……”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宝宝们,友情提醒: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不然下次找不到咯O(∩_∩)O~
隐藏弹幕 | 发弹幕
2019/11/16 2:28:46